五台山游记(五)

链接:上一部分

出发归出发,可是腹内又渐渐感到饥饿难耐,好在从观音洞出来,外面就有一溜小摊,不过品种却着实可怜,只有凉粉和凉皮。不管三七二十一要了一碗,同学看我吃得带劲,也不顾闹肚子的危险,来了一份。完了之后拍了拍肚皮,起步登程。

顺着来时的路来到了回到了主要干道上,为了显示一下自己是外地的,赶忙又向别人问了一下路,当提到镇海寺的时候,淳朴的当地人咧了一下嘴,哎呀,那可远了!远就远吧,反正有的是时间,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沿途南去,渐渐发现道路两边的建筑密度减小了,接着有一段路的两边全是苍茫的大山,四周环顾一下,感到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们这两个孤独的旅行者。太阳照的太空明晃晃,虽然不是万里无云的天气,而且这里的海拔也不算低,可却丝毫也没有减弱阳光的威力。每拐一个弯,我们都希望能看到寺庙的蛛丝马迹,经历了无数次失望,终于在 11 路公共汽车即将抛锚时,猛然看到了前方的一片开阔地,一看,原来是个停车场。右边的一座影壁上赫然写着——镇海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切身体会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意境,而且最好的表达方式莫过于大喊:“他奶奶的,终于到了!”到了近前,我靠的三次方,又是上山!只好以孟母断杼来激励自己了。来到了山门前,墙上有一块很大的简介牌示,声称这里就是顺治出家、康熙寻父的事件发生地,也不知道是哪位学究考证出来的,和查大侠是不是有关系。在门口坐收门票的和尚同志双目精光四射,看来每人四元的门票是躲不了了。进去转悠了一番,发现这儿供奉的三尊菩萨的确与众不同,无论是中间的观音,还是两边的普贤和文殊,都留着一部像阿凡提一样的胡子,只不过略短而已。还看到了第一世章嘉活佛的舍利塔,这个塔也和其他见过的白塔有较大的差别,塔身上使用了很多的彩色作修饰。伽蓝殿里是关帝老爷,依然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不过有一位北京大姐张嘴就说这是顺治爷,差点让老汉把刚才的一碗凉粉给她呈将上来。从侧面还可以上到更高的牌楼处,从牌楼再上还有几间殿堂,可惜都不记得名字了。从这两处比较高的位置环顾,只是感觉这里松柏苍翠,群山环抱,与其他的寺庙相比别有洞天。

将近四点的时候离开了镇海寺,向汽车站方向返回。一路上都希望能有路过的公交车,但结果却应验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的老话。快到汽车站的时候一辆私车过来问我们去哪儿,没好气地把他打发了。已经快五点了,汽车站里挤了不少的人,一问,大部分都是回北京的。赶忙把票拿出来让检票员检票,结果人家顺手一指停着的一辆大巴说:“你要做的就是这辆车,赶快上!”我颠颠地跑到车门口,可是已经不让上人了,说是满了。正在犹疑之中,车就开走了。只好又去和车站理论,被告知还会有一辆车。说话间,果然有一辆标着开往北京的大巴车进站了,还没等欢喜的劲头上来,车站就宣布说,这车是本应该四点中发的那趟,持有四点钟车票的乘客才能上。一下子捅了马蜂窝,拿着和我一样车票的好多人不干了,一帮人围着车站的几个工作人员轮番轰炸,很有要把他们拆散了架的架势,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车站的人被缠不过,临时找来一辆中巴要对付,老汉身手敏捷地在上面抢了个座位,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这个车根本拉不完这些手里有票的。没有坐上来的人有的顿足捶胸,有的叫嚣要去找某某或者某某主管单位;上了车的也有不知足的,竟然说人家本来应该是大巴,现在换成了中巴,应该退钱。最后车站还是没有拧得过要回北京的这帮爷爷奶奶们,把一趟去太原的大巴给调了过来。只好换车,上去以后又有了新问题,三十八个座位卖了三十九张票,有一位没有坐的地方,在各位乘客的斥责声中又拖拉了二十多分钟,最终用一把高背靠椅解决了问题。五点半的时候,开车了。

汽车要经过河北保定然后回北京。在距离保定不远的时候车出了点问题,只好停车修理,修好以后接茬赶路。可是过了保定好长时间了,司机也没有按照出站时候的承诺上高速公路,有的人便不忿起来,从后面走到前面来责问,这才知道司机对这条线路不熟悉,找不到上高速的入口。在乘客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在徐水上了高速。接着又开始有人抱怨车内的空调没开,闷得和蒸笼似的,然后才知道如果空调开了,车就走不动了,现在能做的除了忍耐,还是忍耐。夜里十二点,车厢里小兴奋了一下,大家都看到了北京西五环的路标。司机大哥够威猛,想去六里桥,不知道路,下了高速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从西五环开到了南五环。要不是还有几个明白一点的,不知道他还会带着大家夜游多久。凌晨一点,车经过玉泉营,我们两个赶忙下了车。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坐出租到了同学所住的小区,找了个还开着的饭店随便填了填肚子,快步冲回了他的公寓,啥也别说了——睡觉。

真是个糟糕的回程!

另外,在五台山还有两件事,可以算作是无聊的拾遗:
1、看到两个身材令人吃惊的人。其中一个腰围绝对在五尺,肯定超过了贫嘴张大民的腰围概念的上限,让老汉大开眼界,另一个没有他猛,可也至少有四尺。从腰部往下看,非常明显的一个漏斗形状,怎么他的裤腰带和裤子就不会往下掉呢?
2、看到好几个寺里都有女的穿着僧袍,和和尚们有说有笑。在我的印象里,尼姑应该在庵里啊,难道社会进步了,男女都一样,可以同在一座寺庙里修行?(完)

链接:上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