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005

曾经有人和我说:“你的思想很深奥!”可惜我记不清是谁说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