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件事

昨天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老汉和两个朋友聚了一下,一件事情是看完了一本书。

那本书是少敏兄推荐给老汉的,书的名字叫《江湖外史》,推荐语是:孔庆东自叹才情不如王怜花。王怜花,正是书的作者。

老汉是个粗人,可是这本书通篇却洋溢着细腻的情感,尤其是其中引用了不少中西方人士的诗句。不得不说,这其实并不是一本适合老汉阅读的读物。我和少敏兄说,现代诗是我看不懂的东西之一。书的名义上是在对金庸和古龙的小说作一些评点,而实际上更多的是在发表作者自己的人生感触。我的意见是,感慨大家都有,不一定非要看你的。

老汉也看古金,不过聊作消遣,更多的是享受阅读带来的愉悦,仅注重目力所及的语句和段落,优美的文字,或者恬适的意境(即使书中是血雨腥风),从来都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几乎没有考虑过其文对于人生态度的影响。

话说到这里,似乎应该结束了,因为不对胃口,然而并非如此,因为从这件事上面,突然明晰了我对博客的潜规则,这个规则是我绝大部分都遵守了的,但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过。

很久了,我都坚持认为谈论感情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是以文为生的人的专利,或者敏感而又婉约的人的偶为。我有没有尽头的设计、编码和文档要去搞,我是没有做这件事情的资格的。因而我很从容地对老何和草上说:“我的博客拒绝一切浅薄的和深沉的东西,我只写无聊。”

令我暗自欣喜的是,据说还有那么一部分人,喜欢看我的无聊,或者,喜欢看我无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