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的悲哀

据说老汉是个善于伪装的人,善于在一切人面前假充道学,这一点由何去何从兄在某一次交谈中很不客气的提了出来。他很深刻地认识到了我的本质。

但是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我仍然每天在所有的人面前假充道学。可是昨天,我遭遇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后果。

起因于两条短信,很搞笑的两条短信,可惜不太符合正统的荣辱观,因为里面,带了那么点被人们称之为黄色的东西。

我作了难,我翻遍了通讯录,竟然不知道该把这个短信转发给谁比较合适,可以让他们分享这轻松一笑。发给女同志显然是不合适的。发给同学也是不合适的,他们和我分别的年代,我还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还没有把现在这些司空见惯的乱七八糟少儿不宜等引入到生活中来。发给同事也是不合适的,他们大半比我小,而比我大的,是我的上级。

最后的救命稻草只有一根了,大家和我一起想,那就是 —— 老何。可是这仍然是不合适的,因为,短信是他发给我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