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奢侈行(一)

链接:下一部分

半个月前和京郊农民说好的,抽空去一趟承德,时间定在了二十四和二十五这两天。出发前无非又是一番网上查询,查景点,查车次,还有别人的游记什么的。看完以后,综合考虑了一下,初步决定看三个地方:小布达拉宫、大佛寺和避暑山庄。

二十四号起了个大早,四点五十起床,五点半出门,打车到了城铁站,结果还是误了头班车,只好又等了十多分钟。到北京站的时候六点三刻,农民又过了一刻钟才姗姗而来。总算是抢在开车之前上了车。

火车行驶了四个钟头,穿行了若干涵洞,抵达承德,一路无话。

从承德车站出来,就被一个小胖子盯上了,像尾巴一样跟着,介绍宾馆。老汉生平最怕这种人,幸好,和农民两人齐心协力,算是把这位打发走了。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上了小胖子给介绍的一辆出租。这位司机是一个更能说的主,没两句话就开始介绍另一个宾馆,既然在车上么,去看看也无所谓。到了地方才知道又是浪费时间,破破烂烂的家具,一张嘴要价一晚上六百八,我开始怀疑这儿的人穷疯了,大概认为每个住店的都应该给他们个三五千万才好。最搞笑的是我都和农民转身要走了,那个带我们看房的服务员竟然在身后一边锁房门一边问:“这就是定了吧?”我倒,以为我们没见过宾馆,冤大头啊!

朕意已决,驻跸云山饭店,顺便让司机少操点心,要介绍别的住处就免开尊口。避暑山庄的门票之贵老汉是知道的,司机用门票便宜来诱惑我们,于是开始商谈包车事宜。最后以下列条件成交:整个下午先游览外八庙中的具代表性者四处,明日上午游双塔山,回来进避暑山庄。避暑山庄每位六十元(要知道这比正常价格低三十元呢),不过不能参观山庄内的博物馆。完毕后,送我们到火车站,一日包车费用六十元。到得云山饭店,标间七百八十元,打五五折,四百五十元。看房之后成交,交押金的时候那个前台告诉我们不管早餐。与司机约好下午一点开工,和农民回房间稍事休息。

下午准时出发,头一个景点是城隍庙,和一座大监狱隔街而邻,是外八庙里唯一的一处道教寺院,供奉主神爱新觉罗·胤礼,为康熙十七子,乾隆老儿的亲叔叔。小庙不大,门票二十,里面有免费的导游。在殿阁之间穿行,每至一处,都有道士装束的人翻着白眼看我们,和导游一起游说我和农民请香朝拜。令人可发一笑的是,导游的游说被拒之后,有个道士竟然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嘴脸和我说话:你们应该上香。我日他姥姥的,什么叫应该?你他娘的见了我还应该磕头呢!老汉我鄙视了他一下,扬长而去。往外走的时候,司机突然出现,还介绍了一下所谓的已经有两百余年的历史的重檐。此处要说明一下,加“所谓”二字实属无奈,当时我是确信了的,但回来后细想,实在不知道在承德的所见所闻何真何假,故而如此。出门的时候导游已经没了好颜色,招呼都懒得和我们打,径直回归自己的房间。

下一站是藏传佛教的代表性寺庙,司机开始介绍说有两个地方可去,一为普陀宗乘,俗称小布达拉宫,一为须弥福寿。司机拼命想让我们去后一个地方,说那里是某世班禅亲临之所,内有珍贵法器云云。农民当机立断,不听这厮鼓噪,毅然决然地说要去小布达拉。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小布达拉里面规模甚是不小,而且登高远眺,景色怡人。农民和远处的磬锤峰较上了劲儿,拿着自己的破佳能一通猛拍,只可惜离的还是远了点,急得他直叫唤要换相机。绕着金顶所在转了好几圈,上了若干层楼,仔细查看一下是不是有遗漏的角落,确认没有之后才缓步下山。顺便说一句,这个地方门票四十。

再下一站是普宁寺,其中有高二十二米的大佛。门票的价格吓死人不偿命,五十元。进去看了看,着实失望,除了那个大佛,其余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这个地方很奇怪,论精致不如雍和宫,论气势不如五台山,想不出要五十大元的理由。里面有一干僧众,有人拜佛的时候会鼓乐齐鸣,有个年老点的还即兴给一堆老外们敲了一曲《两只老虎》,有个老外听的很汉批,还以口哨和之。不过接下来就大跌眼镜了,老头开始敲《游击队歌》,老外们莫知所出,一片茫然,只好眼看着老头一个人很投入地尽兴之后作鸟兽散。据农民观察,这里的僧人很不专业,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罩了一件僧袍而已,较五台山那儿那些真格的差远了。出门之后,农民开始指天发誓,以后再也不看这些破庙了,要以自然风光为主要考察对象。所以当司机过来问还要去哪儿的时候,农民说:回宾馆。

路上顺便问了下明日要去的双塔山的情况,司机说距离市区有十几公里,现在去肯定是来不及了,门票是五十元。我和农民一听顿时如冷水浇头,立刻打消了要去看那两个烂棒槌的念头,一意准备回房间里睡觉。

链接:下一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