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干旱

如果说博客是一朵花儿的话,那么访问量大概就是雨水。出于谨慎的目的,没有将之比喻为太阳。

这么说是有道理的。比如我,比如何首乌,常常说在这里是自说自话,自娱自乐,不过每次进来,还是不由自主地要去看一看统计。

最近典型的事件就是何首乌的 blog 不能访问了。这个家伙闲来无事给人家微卵公司发邮件,询问原因,微卵公司很客气地回答他:您的博客在我们这里很正常啊,请您检查一下自己的人品啊,等等。于是老何仔细地检查自己的人品,结果还是不能浏览,就再问,人家再回答。可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不是?何况可能真的不是人家的事儿呢?到后来微卵就懒得和他多说了,每次给他一个千篇一律的答复。老何很生气,就想故技重施,打电话恐吓是他的拿手戏,不过微卵太大了,而且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老何有劲也不知道往哪里使。

俗话说,无事生非。老何就把旺盛的精力转向了老汉的地盘,每每在第一时间兴冲冲地跑来和我报告,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奸笑:老汉啊,特大喜讯啊,你的博客上不去了!他每报告一次,就会欠我一次饭局,以作为对我脆弱心灵的补偿。有那么两回还真的是上不去了,幸好后来又好了,老何也很生气。

这事儿是老汉先前经历过的,整个五月份老汉的博客曾一直处于和老何相同的处境,每天的访问量是个位数,而且一多半是自己的。所以就给老何解心宽:好了好了,人家(就是裹乱的那些人物,在这儿我不由得想起姜文在芙蓉镇里说过的一句台词:以后不要总是和老百姓过不去。大意如此,说的也许就是这些人,可是人家不听)是讲道理的,最多封杀你一个月,过了六月份就好了。

现在,至少是刚才,我登上了久违的遥远的江湖,屈指算来,正好一月有奇,可见老汉所言非虚。

我和老何的博客都经历了严重的干旱期,所幸挺了过来,而且老何要比我更坚强,至少没有手忙脚乱地去寻找另外两窟。

很希望再也不要发生这种事,但我又分明知道我这极其可能是一种奢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