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我刚从梦中醒来,在梦里,我成了一个作家。就像这个世界上许多无聊的作家一样,组织了一大套看似有意思其实没意思的车轱辘话。我在梦里的时候,经常会有一大堆的奇言妙语,让我感觉到如果把它们都忠实地记录下来的话,随便就应该是万儿八千字,而且文笔流畅,语言生动,可以打动无数的编辑,觉得它是本世纪以来最好的最伟大的作品,同样也就应该随便就给我个万儿八千的稿费什么的,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不再为我的生计而发愁。

我的宏伟著作的开头是这样:

我们在购物,手里拿着某个我现在都不知道品牌的高档钱包。那钱包是用来放卡的,而不是用来放钱的。紧紧地站在我旁边的是阿米,他的唯一工作就是和我一起购物,也就是说,帮助我,给我提供更多的刷卡的机会,这样我就有可能凭借消费积分得到该死的招商银行那辆该死的帕萨特。我常常拿着自己的钱包发呆,而且很想对着阿米大喊:“我肏你大爷!”我从输入法里努力地寻找到这个正确的字,而不是平常使用的“操”。因为,这样,我才可以感觉到完美。我讨厌一切不正常的事情,比方说,把雨伞放到餐桌上。

或者又是:

我是一个刚刚从农村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人,习惯上大家叫我们为农民工。可是我还不是,因为还没有找到一份可以做的工作。幸好,就是连我这样的处境,也早就有人为我们考虑过了,他们把我们用另外的一个词来称呼:盲流。现在在我的面前是一段铁路,路的两旁全都是铁丝栅栏,我还没有找到一条很近的可以很快地越过它的捷径。不过,就在我张望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双盯着我看的眼睛。好像是个警察,按照我看过的警匪片里的说法,我更喜欢叫他们条子。他警惕地看着我,然而身体看起来却很懒散,嘴里似乎还在叼着一根牙签,嚼来嚼去,好像把它当成了鸡爪子。

毫无疑问,这些都不是我在梦里的精彩之语,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矫揉造作,干巴巴的,丝毫没有动人之处。从而,也就毫无疑问不会是本世纪以来最好最伟大的作品;再从而,我也就无法随便就拿到别人给我的万儿八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