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机回忆录(序言)

离开在长春上学的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简称长春光机学院,现改名为长春理工大学)已经八年多了,八年多来,也再未回过学校一次。

尽管,我不像而且也不可能像清华或者北大的毕业生一样,经常把自己的学校当作一种荣耀;尽管,她确确实实并非是一所一流大学,然而,老汉毕竟在那里度过了四年的光阴,在那里接触到了自己现在赖以生存的工作领域,所以,我也还是很感激她,也并没有像另外的某些人一样,把说出自己就读的大学作为自己的难堪。在我的心里,总还依稀记得接到手的通知书,里面写着: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位于风景优美的南湖湖畔……

前一段时间,一个同学突然和我要照片,说是在网络上建立了一个相册,要收集一下同学们的近照。这件事,加上前段时间突然正在整理旧物时发现的就餐卡,再加上对改名之后的学校的好奇,使我在今日突萌到学校的主页上看看的心思。原先的学校的简称应该是 CIOM,所以首先试了一下 www.ciom.edu.cn,结果提示没有,只好搜索,结果发现成了 www.cust.edu.cn,有点意思,不知道大连理工大学是不是叫 dust。我一直对学校的老名字心存好感,而对遍地开花的理工系列深恶痛绝,何况还偏也要赶学院升大学的潮流,让我对学校能够一直向麻省理工看齐的愿望也落了空。

很不遂人愿,学校的主页还是上不去,老是显示一个空白页面。无奈只好又搜索了一下计算机学院,总算是上去了。从在职人员的页面里,看到了许多曾经熟悉或者一直陌生的名字。顿时,记忆又把我老人家拉回到了十二年前。那个初出农村,额头还不是很亮的年青人,来到千里之外的东北求学。虽然时过境迁,却又历历在目,宛若昨日。因此,有了写这篇文字的冲动。

很多比我更聪明的人或者更善于记忆的人也都认为,记忆是一件做不得准的事情。老汉只能尽量保证接近事实,而且,很难免的,会以老汉本人作为记述的中心。时间也不会保证是连续的,那样对我的耐力想必也是一个考验,估计要等到我将来在老年公寓里的时候再完成了,如果还没有患上帕金森综合症的话。

附:友情提示,千万不要拿本文与最近风闻的《XX回忆录》作类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