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趣(上)

每天都吃,而且一天好几回,以此算来,吃,大概是一生中做的事情里,频率最高的一件了。在老汉吃的事业的发展长途中,有这么几片浪花,似乎值得回味一下。

1、最早的大概要算老汉的老子给幼年的老汉上的一课。小时候家教还是比较严的,虽然比起哥哥姐姐来,我是让老爹出手最少的一个,但这并不妨碍他老人家用独裁者的身份来制裁我。有一次我又被训,吃饭的时候还没有想开,妄图使用拒绝进食来表示自己的抗议。老爹问了我一句话:“你是这一顿不吃,还是永远不吃了?”老汉只好很没气节地去乖乖的端自己的饭碗……

2、刚上高中的时候,身体成长导致食欲大增,每天中午要吃五个馒头,晚饭的时候除了干的还要喝好几两的米汤。那汤清的能照出人影来,可是照收饭票啊,为了省点,只好仔细观察哪个大师傅给的比较多。最后终于挑中一个,结果每天晚上打汤时和那个大师傅几乎成了死约会。另一个同学李克伟,经常与我结伴去讨便宜。后来有一天他突然说以后再也不让那个师傅盛汤了:“你没看见啊,他头上的汗滴滴答答全掉到汤锅里了!”(其实这不算什么,从汤锅里捞出耗子来的事情也是我老人家亲眼所见)

3、大学的伙食比起高中来,就想当好了,甚至现在,老夫还会偶然想起令人嘴馋的鸡块或者红烧肉。也在饭店吃过几次,不是那个味儿,那种集体生活的味儿。印象深刻的是,连吃了四年的花生米,把我小时候的一个顽疾给治好了。那个顽疾说出来很丢人,老汉从小对花生米就寄予无比的喜爱,可惜肠胃总是受不了,逢年过节才炸一小碟,往往上午刚吃几粒下午就拉稀,我们那里的土话形象地称之为“冒鞭杆儿”,不过没有实际的放羊经验或者压根儿连放羊都没看见过的人,恐怕很难体会这一极具神韵的比附。老妈后来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说,你都快成榨油机了,拉出来的可真的全都是油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