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趣(下)

前言。老汉现在同时开着两个系列,一个是吃趣系列,还有一个是光机回忆录。都有好长时间没写了,再下去说不定就又没有写得动力了,所以今天先把吃趣这个系列了结,然后备战光机系列。

一、厨师长的拍黄瓜
住的小区里原来有个饭店,名字有点记不清楚了,好像是叫菜香根。由于是在小区里头,距离我住的楼还比较近,所以经常光顾那里。

有一次,从外头回来已经比较晚了,老汉和老汉婆就又去那儿吃饭,其他的菜点的什么已经没印象了,唯独那个凉菜拍黄瓜未能忘怀。点菜的时候和平时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觉得人比往常少了。待到那盘拍黄瓜上来,头一口就让人感觉不同以往,味道甚佳,相当独特,老汉婆也与老汉持相同观点。老汉是个爱干闲事儿的人,招手就把服务员叫了过来:“你们是不是换厨子了?”服务员以为是找茬儿的,略带不安,慌忙说:“没有啊,有什么不对么?”老汉才说:“这个拍黄瓜比原来的好吃多了!”服务员才放了心,笑了笑说:“这是我们厨师长做的。”

过了几天,发现那个饭店的大门竟然上了锁,一打听,才知道我们吃饭的那个晚上,是他们最后的营业。呵呵,怪不得一个小凉菜都要厨师长亲自上手呢,大概当时已经把其他厨师全部遣散了吧。

二、禹二少发飚
有关禹二少,前头已经有所提及。此人中等身材,面如冠玉,眉分八彩,目似朗星。用江湖话讲,就是想当“压点”。

禹二少虽然也是读书出身,但江湖气甚重,还结交有一帮义气朋友。一次去建设路上的某饭店吃饭,饭店的服务员态度极为恶劣,恐怕觉得好歹也是开在省政府门口的生意,有点来头。吃到后来竟然恶语相加,禹二少一怒之下,喝令让他们老板五分钟之内出现,如若不然,就从窗户玻璃开始砸起。时间过去了,人还没现身,服务员冷冷地抱着胳膊在边上看着,大有你能把老娘怎样的气概。禹二少二话不说,起身走到门口,把一进门就能看到的那个一抱长的一帆风顺船给抱了起来,抬脚就往外走,我们其他几个跟随其后。这下那个服务员慌了,连忙跑来拽住禹二少的胳膊往后趄:“先生你不能这样啊!!!”前后表现的差异如此之大,倒是我所始料未及的。

最终的结果是二少抱着船带着我们搭了一辆面的,扬长而去。开到另外一家饭店门口,禹二少把船捧了进去,出来和我们说: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饭店,给他算了,我拿着也没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