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有写 Blog 的冲动

刚才部门的文员和我说另外一个部门的一个同事来和她话别。(这句话好拗口啊)我突然生出了莫名的感触。

她走了,还有几个人可以话别,我们这些程序员呢?好像我是没有什么可以话别的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就是了。

这种窠臼之感猛然吞噬了我的心。有点悲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