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小牛开玩笑,鼓动老汉出书,书名他都帮我想好了,叫《月子》。这个题目很大,我还没有相关经验,所以写起来恐怕有点困难,所以今天写写日子,权当练练手,热热身。

这些天的日子相当乏味。越靠近年底,稀奇古怪的活儿反倒是越多,常常是别人拉完屎,需要老子去擦屁股。还有些翻着白眼儿看人的下三滥,时不时地拽两句官腔,真 JB 越来越不能待了。(备注:JB 最好理解为煎饼,不要想歪了;下文同,如果还有出现的话)

三年前办理的工作居住证,现在出了岔子。首先是原来办证的时候说的持证满三年可以申请北京市户口的龟腚,据说在沉默中取消了。我们这些老百姓一点信儿都不知道,每个月足足的交着自己的税款,什么毬用也不抵,到头来上面那帮王八羔子想说成圆的就是圆的,想说成方的就是方的;其次是公司中间改了个好听点的名字,没成想这种情况那个居住证是要作变更的,当然了,我们这些嘛也不懂的人是不知道的,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嘛,也就乐得清闲,懒得管这屁事儿,现在好了,续签是不成了,因为人事局那些老爷要完税证明,可是开出来的完税证明是两个公司的,本子上只有一个公司的名字。当初办事儿的人都换了好几茬儿了,现在新来的小姑娘没有嫌辛苦我已经很感谢她了。NND,看来老何同学当初使用往公路中间扔矿泉水瓶子以引导清洁工为我们纳税人做点事情让我们享受一下纳税人的权利是相当英明的做法,我错就错在当时还苦口婆心地劝他,赶明儿个我也扔去。

生活上倒是昨天来了点小惊喜。前天的时候,牵犬一世给我从 MSN 上发来一条消息,说是手机上网到哪个哪个网页上点哪个哪个链接能白得一张电影票,我就颠儿颠儿的去了,从中午十二点点到下午一点,连饭都没尝出味道来,总是上不去,后来连 AD 都被我惊动了,连在电脑上浏览 WAP 网站的软件都被我搞到手了,可还是竹篮子打水。结果被牵犬一世大大嘲笑了一番,说你们研发的就是笨,瓶子上去是上去了,竟然找不到该点哪儿;而她和她男朋友都抽到了。我靠,“研发的”这三个字我都怕了,平时就是糖衣肉蛋拿来攻击我的利器,每每在我老人家帕金森综合症症状出现或者即将出现之际,糖衣就摇摇脑壳撇撇嘴,斜着三角小眼白我,嘴里顺势滑溜出一句话来:“算了,不和你说了,研发的……”,这种时候我每每想上去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摇个七荤八素然后再掐死她抛尸楼下。可惜不敢,楼道里有监控。昨天下午收到了移动的短信,里面有个链接说是可以点三次,有一次中奖的机会,我点了一下,就中了。我顿时觉得人生精彩了许多,因为距离我上次中奖大概已经有好多年了,那次是喝二锅头,中了个银镏子,把那个小奖券夹在书里生怕落哪儿。最后是在搬家的时候意外发现的,兑奖的截止日期过去已经差不多一年了……,这次一定要把握机会!

不知道牵犬一世会不会来看,暗香姑娘的 MSN 有个头像,是一个小女孩儿拉着一条狗(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叫卡拉),我一直认为这个头像更适合牵犬一世,当然,是在我知道“缱绻”读作“牵犬”之后,在此之前,我是念作“千卷”的,直到我发现拼音打不出来为止,而那个头像,更多让我联想起的是大宅门里抱狗的丫头李香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