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张艺谋

据说现在中国电影导演界有三个巨头,一为张艺谋,二为冯小刚,三为陈凯歌。

原来看过冯小刚的好几部片子,感觉都不错,包括很被人批评过的《大腕》,直到《天下无贼》,我才开始猜测,冯郎可能快要才尽了,那个片子我在回老家的大巴上看的,看了一阵子尽自睡了过去。所以近来的《夜宴》么,呵呵,我去吃晚饭去了……

陈大导演嘛,他的片子好像我只看过两部,《霸王别姬》和《无极》,感受只有一句话:反差太大了,真不敢相信是同一个导演的作品。据说该导演娶了满神以后就功力大减,不知道能耐都耍到哪里去了。

张艺谋的片子,对我一直是一项空白,除了曾经在电视上瞥过三两眼《英雄》的镜头。最近由于踩了一堆狗屎,混了一张《满城尽带黄金甲》的电影票,为了对张艺谋有一个比较,这几天稍微补看了一下他的电影,有《红高粱》《活着》《秋菊打官司》《大红灯笼高高挂》这四部。和别人提起这些电影我都是第一次看的时候,有好几个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惊讶,大概又觉得老汉是来自火星。

在这四部片子里,我最喜欢的,当属《活着》。人性,人的本性,什么样的人的什么样的本性,在里面被表现的那么自然,那么本色。看看富贵(葛优饰演)依然富贵时的张狂,嗜赌如命的那份急切,在那份急切中仍然对自己妻子流露出的那份喜爱,再看看沦落之后的实在和本分,战场偷生之后的窃喜,无不令人感觉到这个活生生的人物。其余如牛犇饰演的镇长,也是自然而不做作,更加衬托出那个一切皆反常的年代,以及身处在那个年代的人物的悲哀。巩俐(饰演富贵妻)和郭涛(饰演春生,就是《疯狂的石头》里的主角)都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基本上没有精彩可言。

《红高粱》和《秋菊打官司》在我看来只能算是中乘。前者有的地方处理的夸张有余,多了太多的传奇色彩,有点影响了故事性。不过在知道原著作者是莫言之后,也就觉得没什么可以奇怪的了。影片最后的部分又涉及到了中国和日本的那段历史,对日本侵略者的凶残的刻画,似乎没有太多的深度,停留在了很浅的表面上。在我看来,直接去做不如间接去做,对我触动最深的反映日本侵略者的电影,是姜文导演的《鬼子来了》,没有看过的建议看一下。

《秋菊打官司》里败笔是很多的。从秋菊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给三轮车三十块钱到非要找一块五一晚上的旅馆之间的跨度我很是难以适应,实在不知道她家里的经济状况是好还是坏,花钱到底用不用心疼;雷恪生饰演的村长方言学的太差,刚开始的两句还能对付的过去,后来就越来越跑调了,倒是巩俐一直保持的很好,不知道山东的她是不是因为受了本身就是陕西人的张艺谋导演的单独指点。

《大红灯笼高高挂》简直就是一团糟。最糟糕的就是故意多安排了一个人物,就是陈老爷的大儿子。这个人物在剧中真正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由他而引出笛子,由笛子而引出颂莲(巩俐饰演)发现自己的笛子失踪,从而又引出要搜查丫鬟的房间,再引出二太太指使丫鬟诅咒颂莲的事实。似乎导演也觉得费了这么一大圈子的劲,这个人物只起这么一个小小的作用太浪费了点,所以还安排了两人初次见面就互生好感以及颂莲后来独醉时大少爷送礼物的情节。不过,在此之后,大少爷这个角色就如同秋后的茄子,长不开了;随着颂莲的疯癫,这个人物的多余便愈加清晰。

不过总体来说,这几部片子都还“能看”,没有像《无极》那样引起反感。为了不至于影响去看黄金甲的积极性,《英雄》和《十面埋伏》暂时就不补课了,日后再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