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甲

凭着老汉的运气和糖衣的赞助,周六傍晚在五道口工人俱乐部看了《满城尽带黄金甲》。

头一天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这个电影是根据《雷雨》改编的,看过之后发现还真是那么回事。冯小刚的新片《夜宴》据说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这次张艺谋又改编了一次雷雨。在我看来,中国目前活着的小说家乃至作家基本上就应该集体自杀,那么多人,连个像样一点的可供电影导演改编的剧本素材都写不出来,还成天腆着脸四处招摇撞骗,蛊惑众生,套用单田芳常说的一句话:“实在是可杀而不可留!”

张大导演不知道怎么考虑的,把发哥请回来演了一把“王”。无奈的很,发哥是演小老百姓起家的,而且还久居香港那么一个距离中原封建教化相当遥远的地方,实在是把握不住如何才能表现出那种权霸气度,怎么看怎么没有“王”的样子,说话反倒有了些娘娘腔。

看电影里的服饰,以及回来后在网上看到的消息,都使我认为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在唐朝。可是看着“王”派出去的那些武士使用的家伙,却实在是像极了传说中数百年之后的我们满族同胞建立的血滴子特工队。

从电影里看,具体的时间应该是九月初八到初九。令老汉奇怪的是那个和太子有着暧昧关系的其实是太子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的姑娘,在这种夜重秋寒的情况下,穿着薄如蝉翼的衣服,袒胸露乳,骑着疾驰的快马跑了那么长的时间,竟然没有冻出个好歹来,实在令人感叹功力之深厚,让现在街上穿短裙的姑娘们有了更高境界的追求目标。

张大导演喜欢堆砌,地球人都知道。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主色调变了一下,从单一的红色变成了红色和黄色交杂。我很替“王”和“后”揪心,成天住在放眼望去都会有害视力的环境里,不得抑郁症实在有点说不过去。除了颜色的堆砌外,这次的群众演员更是乌嚷乌嚷的,密密麻麻,简直比黄金周还要热闹,一看就能让老汉联想到蚂蚁过河。另外堆砌的东西,恐怕就是那种很招男人待见的东东了。哇,一眼望去,白花花地,两个一对两个一对,整整齐齐,老汉顿起“奈何我不为王侯”之感慨,多养眼的物件啊。可惜这种尤物展览,竟被某些人士作为将本片列为三级片的重要证据,实在可叹。

不过话说回来,堆砌还真是只能张大导演玩儿,陈大导演本来也想照猫画虎搞个大手笔,结果精心设计的也是一个“王”的居处被别人生生说成是一盘大蚊香。这就应了紫霞仙子夸奖至尊宝朋友溜之乎也时候的那种心情,“连逃都逃得那么帅!”,看张艺谋导演,“堆砌都堆砌的那么独一无二”。

至于对整个电影的评论,网上已经铺天盖地了,比老汉高明的有识之士多如过江之鲫,所以老汉就不再一二三了。就此暂别,来日再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