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自己的早,让别人迟到去吧

暖气果然不是白烧的,虽说一天二十多个字,气表转动的和螺旋桨似的,看着着实的心疼,不过室温一下子就从 15 度上升到了 25 度。

事物都有正反两面不是,温度升高的后果之一就是晚上睡觉有点不安生了,一个字,热啊。哦,对不起,不留神写成俩字了。五点多的时候醒了,脑子清醒的可以起来写一个计算阶乘的函数,而且照顾的周到全面,整数正整数非负整数之类的肯定绕藤不住我。

这么清醒的头脑感觉到的第一件不太正常的事情就是屋里的亮度有点过了。为了表示自己的灵敏感觉,我走到通往阳台的门口,掀开帘子,计划往外看看,没成想不戴眼镜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我的已经失去头发保护的额头一下就撞在了冰冷的门玻璃上,失败。最后到客厅的窗户边上完成了这一壮举。我朦胧的目光抛向外头,果然一片白,一种和黄金甲里的白不一样的白,虽然说硬要形容的话,也只能选用相同的一个形容词 —— 白花花。

于是,我喊了一嗓子:“老婆,下雪了!”。把她从睡中惊醒,以便有早早出门避免迟到的心理准备。

我比平时早出门十五分钟,和平时差不多的点到单位。登录上 MSN(也就是瓶子经常写的 WLM),上面孤零零的,只有瓶子一个人在线。我很欣喜,欣喜地写下了本文的标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