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雪

又逢岁末,天降瑞雪。老汉午间与楼梯口处俯视四周,白茫茫一片,心有所感,遂口占一打油。

诗曰:
江山一笼统,
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数百年后,老汉被尊为打油诗之祖,称作张打油。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