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将来京

前两日,老同学杨小将来京。

电话上约好与某某处碰面。一见面就看到了老汉额头的沙漠化已经以燎原之势北上,哂然发笑。老汉问及来京之意,居然是找了一个年薪起码二十多万的差事,惊的老汉脱口:我靠,比我还多啊……,小将同学嘿嘿一乐:我就不能比你多点?此言一出,感慨良多。

老汉与杨小将相识于高中三年级。原先的两年虽然都在同一个学校,却不在一个班。高三的时候为了分出什么快慢班,整个年级作了一次大调整,老汉和杨小将才有幸相识,而且臭味相投,乃至后来也曾同床共榻,抵足而眠。除我们二人之外,另还有王某峰君,骈某民君,几乎就是小四人帮了。

我们在班上兴风作浪,无恶不作。我现在还能隐约记起来的有两件事,好像都是发生在晚自习上。一件是我突然把桌子上铺的报纸给点着了,弄了一教室的浓烟,为了不让老师来了以后追究,我只好让同学们受点苦,配合一下,硬是在寒冬的夜晚把窗户全打开,结果是烟倒是都吹跑了,满屋子的纸灰到处飞,搞得大家鸡飞狗跳,叫苦不迭。一件是我坐在最后一排用小棍子敲暖气管道,声音近似于唐僧的的那首歌“当当当当当当”,可巧班主任进来,全班顿时鸦雀无声,唯有我的乐曲一时还没有刹住车。有经验的恐怕都知道,这个时候你要是中止的话,基本上等于告诉老师“刚才就是我敲的”,所以我一直注视着老师,直到他走到教室中部,才从容地把小木棍扔到了脚下。班主任问:“刚才什么响?”我的回答是天衣无缝的:“好像是楼下的教室有人在敲暖气管……”

这些事情终于导致有了一次声势浩大的揭批运动。班主任让全班同学无记名投票,选出班上的害群之马,并且进行深刻的批判。有一位同学的发言是这样的:“……这种情况,就像是窗户没有钉好纱窗,不免飞进来几个苍蝇……”这次选举,老汉名列状元,杨小将屈居榜眼。

座次既已排定,班主任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把老汉罚站到门外,关起门来在里边痛陈老汉的种种害处,时间长达一小时之久,而且说到狠处时,甚至把老汉的文具盒都扔了。文具盒里面有杨小将同学给老汉的一块镜子,那是我们纯洁的友谊的见证,他特意给我找来让我用以观察当时心仪的女孩子的。班主任同志起先的目的就是要摔掉那块镜子的,没成想我用 502 胶把它牢牢地粘到了文具盒里,他用尽了力气也没能抠下来,恼羞成怒,索性就连里面的东西带文具盒一起摔了。有意思的是,这个文具盒我一直保留到现在,包括那枚镜子。

杨小将这一来,往事蓦然涌上心头,恍如昨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