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已回京

回来两天了,基本上把乏劲儿驱散了。

说也奇怪,回去以后,基本上过着属于白痴应该过的生活。什么事情也不伸手,老人们忙忙碌碌作各种各样的吃食,我呢,没事儿就吃,吃完了就坐着,坐累了就倒着,竟然还是一直犯困。最让人难以接受的竟然是在家里睡了两天之后,发现胯骨被硬床硌得生疼,靠,简直快成了豌豆公主了。我在北京好像也不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啊……

《红楼梦》在回去后的两天内就让我给集中精力解决了,主要的原因是实在没有别的事情干。连着看了好几天央视的科教频道,那个绿色空间栏目挺好看的,尤其是小猎豹托托那集,恨不得把托托抱下来养着,摸摸它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接着还看路一鸣扯江湖的淡;接着还看北京台那个周岭讲红楼梦,这个家伙讲的东西倒是有很多和我想法一致的地方,不像别的无聊人士硬要考证出一些骇人听闻的东西来;唉,无聊到了极点。

回来了,把《红楼梦》上架,开始柏杨版《资治通鉴》,你还别说,真是不错。回想起当初买这个书好像是用信用卡结的帐,记忆里还款的帐户里钞票好像不多了,到网上银行一看,奶奶的,花出去两千八百三十六,账面上只有两千八百二十五,赶快转了一百块上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