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为了吃一顿东来顺,巴巴地从家奔到了王府井,与在那儿等着的亲戚碰了面。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又突然想起了这位亲戚第一次去我家的时候发生的一件趣事,而这件事,和井有莫大的干系。笑着给老婆说起,可惜的很,老婆对井,尤其是我们老家那儿的那种井,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她所知道的是那种浅浅的井,连辘轳都不用。

为了给她讲明白井台、辘轳、井绳、桶钩,我不得不把我小的时候画警察的绘画基础在仓促间捡了起来,在纸上绘制了各种看起来还不错的图案。连说带比划,总算让她明白了个大概。可惜的是,有一种系水桶的特制的环套,名曰“三环套”的东西,却已经不能完整而正确地画出了,哪位朋友知道的话,不妨到我的小黑板上画出来。

老汉的回忆成果也见于小黑板:各种钩子两种井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