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耗与补充

星期六,和一帮兄弟去了趟鹫峰。这个地方去年到凤凰岭的时候路过过,今年实在是没什么更好的主意了,对于这样一群很少体育锻炼的人来说,香山基本上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将近九点的时候到了颐和园的正门,不多时大家都陆续来到。要坐的 346 路公交车由于人太多,所以排了很长的队在下面等着。我的边上是四五个老头子老太太,有的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看样子好像是去祭扫。一位老爷子问我:你们干什么去啊,我说是去爬山;他就又问怎么不去那边坐车,直接到香山的,我老人家告诉他是要去爬鹫峰。他仿佛为我们担心的样子:爬野山危险啊。边上和他同行的一位老年妇女接腔说:你们年轻人不用等座啊,直接上车站会儿不就行了么。老汉对这种人极为反感,于是和她说太远了,站着太累,还要留着体力爬山,不过可以让他们先上车,这样才总算不絮叨了。

山不太大,不过也比较陡峭,有些地方也少有点难度,还是费了些体力的,消耗了不少卡路里。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接到了何首乌的短信,让我下山后电他,我一时很发愁到哪里去找一根警棍。不一会儿他又给我报来了碰头地点,叫南锣鼓巷。听着实在是耳生,原来只听说过南礼士路、东交民巷什么的。打了个车往那里赶,结果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说好的地方是 147 号,我老人家从 1 号走起,一路晃晃悠悠,总算找到了那个听起来口气很大的店 —— 名字叫“天下”。

何首乌稍后赶到,据说草上也会赶来。何老师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洗心革面的药物,终于敢站到太阳底下见人了,得到了把他的新链接更新的许可。据说新链接上有“活老师”着西服的形象,不禁使老汉想起了一个成语,碍于活老师的亲密战友在座,我就承诺把此成语稍后用短信的形式发给他以作备忘。没想到活老师的女青年很威猛,直接就问我:是不是衣冠禽兽?老汉大笑,说没有那么恶劣。还是老何同志有自知之明,说是“沐猴而冠”,深体我意。老何为了报复我诱导他自己说出“自宫”,哦,不对,是“自攻”的话,于是就去诱导草上,说草上应该叫“草包”,使尽了弯弯绕,而且诬蔑说是老汉起的这个和宋王朝某一黑脸清官有联系的名字。可悲的是,草上同学竟然有相信的趋势……

席间相互攻讦,捧腹之语,弹跳而出者不可胜数,不能尽述。后又提及豆地主出新书一事,老汉不胜仰慕之至,急切地盼望能给豆地主“斧正”。补充体力的干活,直到近十时方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