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游

四月三十号晚上,北京下着不小的雨。老汉陪着老婆去吃鼎好大厦的呷哺呷哺,当然了,手里还捏着一张一到五月份就会过期的优惠券,呵呵,美得很,可以打八九折的。

吃完之后擦擦嘴巴出来,发现坐车成了问题。出租是不必说了,随着首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连平时晚上加班之后都很难拦得到,更不用说还是这么个天气,就连公共汽车,也都人满为患。老婆的身体现在金贵得很,硬往上挤那是万万不可以的。还好,来了一趟 681 路,人不多。不过可惜的是,才坐了一站,就熄了火,再也走不动了。

望着车窗外沥沥拉拉的雨,接通了京郊农民的电话,这家伙闲得无聊,想去个地方遛遛。说来说去,相中了八达岭,我和他在北京的年头也不算短了,竟然都没去过。于是约定我回家后上网查路线,然后通知他。网上都说 919 是最佳方式。由于 919 会经过西三旗,于是老汉就想偷个懒,和农民说定在西三旗碰面,免得还得来回跑。

五月一日的上午,当老汉还在西三旗车站美目盼兮的时候,花了四十分钟从德胜门才刚刚坐到清河的京郊农民发来一个短信:“大哥别去了,人太多了”。又过了一刻钟,才终于在西三旗车站看到他那瘦弱的身板。八达岭看来确实是不去为好,每趟 919 上的人都满满的,估计在八达岭外若干公里就得堵车。老汉把要拿给农民的博物馆通票翻了出来,让农民挑个地方。农民瞅了又瞅,说,就这儿吧。我看了看博物馆的名字,“观复博物馆”。农民说,这是马未都先生的私人博物馆,可以一看。马未都我是没有听说过的,不过学问渊博的农民既然推荐了,看看也好。

先是打了个车,到西二旗城铁站,坐到东直门,然后倒车 668(还是 688?唉,忘性太大了)到了一个名为张万坟的站上。往回走了一截,在一栋独院的门前,看到了“观复”的字样。老汉按了门铃,一个保安小伙子开了大门,探出身子来问:是要参观么?在得到肯定地回答后,打电话把售票的工作人员叫了来。卖票的姑娘张口就问:有通票么?呵呵,我和农民相对一笑,估计来这儿的大都是带着通票来的。门票每张二十元,有通票可以打五折。

手里拿着票,跟着售票的姑娘往里走,整个院子还是比较安静的。售票姑娘带着我们走到了一间大房间里,向我们介绍说这是一楼的三个展厅。然后把厅里的灯光都打了开,这时候才发现,其实我们俩是这里仅有的参观者。最先看的是陶瓷厅,藏品不是很多,不过年代都比较远,以北宋、南宋的为主,这已经相当不凡了。老汉给一个瓷瓶照相的时候,那个姑娘提醒说不让拍照。老汉很奇怪,因为我刚才把门票上的注意事项看了个清楚,里面仅有一条“不允许营利性拍照”的条款。于是我表示了抗议,那个姑娘解释说他们分不清什么是盈利的什么是非盈利的,所以只好一概禁止,而且门票印制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所以没有把最新的竟很体现在上头。虽然可以理解,不过老汉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再怎么着,那些盈利性的摄影者也不会拿个数码傻瓜相机来拍照吧。

从陶瓷馆出来,就进了家具馆,分三个部分,一进为红木家具,一进为紫檀木家具,还有一进为黄花梨木家具。咱们小老百姓,参观博物馆就是开眼界来的,看到每件东西基本上除了“啊”一声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可做的事情了。倒是从一件藏品上,可以得出老汉老家里的一把太师椅大概是明代之物的结论,可惜的很,那把椅子现在的主人恐怕是不怎么会太珍惜,想必现在也濒临散架了。之后是工艺馆,对工艺馆的记忆不太深刻,不再多说。

然后上二楼,是油画馆和门窗馆。油画馆里有陈逸飞的两幅作品,实话说,咱这不懂的人也能看出来,画得确实不错。还有一幅陈丹青的作品,作了特别的保护,画框上嵌了玻璃;据农民说另外还有一幅带玻璃的,老汉没有印象。门窗馆里别有洞天,各种各样的门扇窗扇,上面除了普通窗棂之外,大都精雕细刻着镂空的人物、景观、故事场景等等,有一面墙,排列的门扇上全部都是三国演义里的场面,令人叹为观止。

十一点多钟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四十五了。和农民找了一家五元餐馆,吃了个肚圆。你还别说,博物馆的东西虽然快忘干净了,可是点的菜一个没忘,有:油炸花生米拼五香花生米一盘、塘拌西红柿一盘、地三鲜一盘、摊鸡蛋一盘,一人一碗米饭。份大量足,农民的饭量不行,绝大部分都由老汉包办了,共耗费人民币一十八圆整,实在是经济实惠,性价比相当地高。

时间还有些,而且来北京的东郊实在不是我和农民兄弟的常事,于是一致决定再去来时路过的中国电影博物馆去看看。路程不远,往回坐车三四站就到,不过下车后要走一段路。那个建筑远远望去也很夺目,很有气派。门票二十元一张,所以我们两个加起来就省了四十块钱,呵呵,通票还是有些作用的。

里面也很开阔,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说是要往二楼上走。上去就看到了入口,写着是一至五厅。进门就看到了边上的领导人签名,没来由的一振倒胃。这种中国独有的恶习不知何日才能扭转。停留了片刻,一个美眉过来要给大家作讲解,于是和农民凑过去听。边听边走,中间还又上了一层楼,总算是完成了十个厅。美眉说,四点半要闭馆,你们四层还没有看,赶快上去看吧。把大家都忽悠到了四楼,然后就说,这一层是不用讲解的,说完就飘然而去了。NND,又被人玩儿了,要知道这样,老子就不看四层,偏让她在三层一直给我讲……。四层的十个厅转起来也就是走马观花了,因为几乎每个厅一进区都会有人上来和你说“闭馆时间快到了,请加快速度”什么的,让人恶心。后来又有一个保安过来和我絮叨,靠,老子一口浓痰就吐在了电梯上,什么玩意儿!到了楼下才发现有一个岁数比我还大、脾气比我还急的哥儿们在和他们掰扯……

从电影博物馆出来看了看表,五点了。打道回府吧,脚底都开始疼了。

于是,五月一日的游览,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