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的 WLM 以及其他

前两天还在得意有了两个工位,可以楼上楼下,抱着本本假装 BIG GUN 移动办公,现在楼上的位置算是失去了,彻底地安家到了楼下,那个热……

到了楼下最不爽的一件事,就算是 WLM 上不了线。其实还不是上不了,而是一上去就掉。别人都用得好好的,只有老汉的机器是这样。后来突发奇想,用另一个账号试,我靠,竟然能上去!再换回来这个最常用的,就还是那个鸟样!实在是莫名其妙,令人火大。希望这几天看不到老汉上线的朋友踊跃询问老汉的 TM 号,看朕哪天废了那个 Live ID。

自从五一当天之后,一连看了六天的片子,说来惭愧,和两年前干的事情一模一样,还是 007 系列,不过上次是借 Gale 同志的碟看的,这次是猛赶着电骡子往回拉,算是高清晰的版本,一共将近 50GB,殊为可观。呵呵,尽管我老人家既无志又无痔,事也竟然成了。说起痔来,倒是今年体检很有意思,把那一项给划掉了,没有检查,要是遇上个和去年一样的蒙古大夫,老汉非炸了营不可。

没什么书看了,几十本的资治通鉴,看了的还是个位数,而且这边厢看,那边厢忘,甚有老年人的症状。看得看得不耐烦起来,就把它放到一边,再看看柏杨这老货写的关于女人的杂文。柏杨是个比老汉老的多的老家伙,写的东西尽管前后老有相同的语句,令人不快之外,与本旨倒是无碍,而且分析男女关系甚为鞭辟入里,老汉的老婆看其中某篇有感,语与老汉曰可以推荐给某某人,老汉大惊,盖此举一毕,老汉就恐怕是要万劫不复了。

说到最后,柏杨老家伙的有一句话令我老人家记忆尤深:在国外,是有知识的人有权力;在国内,是有权力的人有知识。大致若此,虽然他老先生说的是那个弹丸小岛,不过这么多年看过的事情,老汉倒是觉得在身边也置诸何处皆准。令人不禁想起电影博物馆里的那些签名来,令人不禁想起报纸、杂志、书刊、机关、工厂、学校、电视、电影这些东西,只要有名字,便总不免要请某些人物题名,哪管他老人家会不会执笔,懂不懂横平竖直间架结构,直说当时位高权重则可也。如此一来,老汉便觉得老外的那些字母煞是可爱,怎么好看、怎么大方、怎么花哨,都可以去搞,不用让一些棺材瓤子去描些歪歪扭扭的意大利面条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