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杀人·网络

最近杀毒软件厂商炸了营,先是赛门铁壳强暴了微软,大家群起而攻之,后来卡巴死机又抄了瑞星的后庭,结果被猛烈回击,然后其他的所谓专家或者老总也都唯恐居于人后,纷纷出来做咱们老百姓的领航灯,分析这个分析那个,总而言之,怎一个乱字得了。

更热闹的,在各个大小论坛,各色人等,或是这家的铁杆,或是那家的拥趸,懂技术的、懂点技术的、不懂技术的、会用电脑的、会用点电脑的、不会用电脑的、什么也不会的,一起嚷嚷,争着用自己的脑子里能想出的最恶毒的语言互相攻击;更有甚者,大概是拿了别人的红色老人头,疯狂在所有可以发帖、添加评论的地方加塞自己精心准备的或者主子给准备好的垃圾,对他人予以最热烈的人身攻击。

老汉怎么着也是挨踢人士,虽然一向遮遮掩掩,不过经常来往的客官也大概还是能猜得到我的东家。正因为如此,所以通常对个中之事三缄其口,一问三不知。连老何闲着没事就攻击老汉以制造病毒为生,也从来没有反驳过。这回实在是开了洋荤,见识了国人在谩骂上的最新成果。说是最新成果,其实也不然,顶多只能算是个最新动态。盖主要的原因就是,说出来其特色全无,仅靠数量取胜。想当初我老人家大看特看查老先生的《鹿鼎记》,看到韦君小宝在雅克萨城下(如果不是,还请担待)率领我大清之师与蛮夷之罗刹人做口舌交锋,查先生说,西洋人骂人无趣得很,翻来覆去就是几句“你是猪猡”、“你吃大便”之类的,一点也不如我中华上国文辞精彩,花样百出。可是看了那些在网上狂吠的帖子,你就不得不发出我中华上国也有词穷之日的感叹,就是骂人,也是黄鼠狼生崽,一代不如一代了。翻过来掉过去,也不过就是说别人是人兽相交的孽种,毫无新意,罔论变化了。

骂人其实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情,指导方针么,不妨发扬一下拿来主义,就是“有理有据有节”这三大原则。万骂不离其宗,骂人的目的是明确的,主要是想让别人屈服,要么翘了辫子,不再能与己为敌,要么弃械投降,皈依我方,要么销声匿迹,远遁他方,至死不再露面。总如泼妇一般大骂,不是猛喊对方母亲的生殖器,就是说对方是犬类的后裔,对自己的观点可以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都只是“徒增笑耳”。这种骂法现在在市井之中也已日渐式微,都知道是白费力气,还不如直截了当地老拳相向来的痛快,何况还是在高科技的网络之上?无端的把自己降到不入流的行列。

骂人先说到这里。前一阵子,老汉看到一则消息,说是长治市的一名中学男生,持刀向同班一女同学捅了三十余刀,致其死亡,不禁大惊,赶忙往老家打电话。原因无他,老汉的外甥女,除了现在北京上学的混世魔王之外,还有一个就正在该混乱之地上中学,老汉不能不尽一下当长辈的义务。结果电话是我姐姐接起来的,老汉“你知道长治那出了杀人案么”一言甫出,老姐便答:“啊?连你都知道了?就是咱们村的呀!”啊呀呀,竟然有这般巧事?结果说到最后,才知道她说的是另外一宗事。具体过程就不再细讲,感叹的是我们村这位杀了亲娘和媳妇儿的青年,老汉原先也曾见过。我老人家十几郎当岁在村里晃悠之日,该青年大概要比我小个五六岁,总是寡言少语,看上去老老实实,还没有看出来日后能成此大事业。不过他们家倒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好像有此家风。想当年他老子就是出门拐骗妇女,后来犯了命案,被我公安机关抓捕之后执行了枪决,这二十年后,往事再现,令人唏嘘,该家已经绝后矣。

下面的事情就又和网络有关了,当然,还和上面说的那个杀人案件有点联系。网络的涵盖面很大,当然老汉一张嘴说不出个什么来,况且别人也都在张嘴,说不定和老汉是在同时张着嘴呜哩哇啦;之所以只写“网络”两个字,是因为取其简短,标题么,如果像是懒婆娘的裹脚布,恐怕就不怎么大好。听完老姐对杀人事件的讲述,为了检验网络的能量,老汉决定去网络上搜搜看,看看我们村是不是也已经被信息化了。哪知在 Google 里刚输入“长治”二字,下面的推荐框里竟然冒出来若干条大同小异的搜索词条,其中心含义就是五个字:“长治女教师”。老汉是个喜欢跟风的人,既然有这么多人搜索这个(搜索的人不多的话,Google 也不至于那样),那咱也看看?结果倒是出来不少,看那些文字描述,好像是某女教师在网络上与别人视频聊天,露出了我们大家一般都不在公共场合暴露的那些部位,被人家拍了照,然后又放到了网上。看了好几个链接,照片都被封杀了,最后经过努力才在某处发现存货,而且颇费周折,老汉是挨踢圣手,所以还能找到,如果看了这篇文章计划按图索骥的朋友,我提前打个招呼,还是不要白费气力了。照片其实没什么,比起专业网站的那些来,效果差好多;而且内容更一般,无非也就是育儿袋和出子口,而效果既差,我老人家就兴趣顿失。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得不佩服我们的网络社会,由于现实社会势力的大力整治,感觉好干净。看这么个玩意儿,费了我很大的劲儿。据说公安部副部长今天又发表了高见,说是要“坚决刹住互联网‘黄’风”。我很弄不明白的就是这一点,好像大家每天都在喊要远离这些东西,似乎总也没见有什么真正的起色。还想知道的是,像互联网第一发达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同志们,到底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也是狠命的掐断么,要不人家怎么没有因为这个就导致青少年怎样怎样?还是那个国家已经老龄化到没有青少年了?再远一步,人家也是小两口在家里看点生猛一点的生理教育片,就会有铁面无私的执法人员破门而入么?数千年前的老祖宗大禹先生就知道,疏导要远远优于拥堵,怎么到现在还有人弄不明白呢?阚凯力倒是明白,可惜,没人听他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