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题作文

草上同学是老汉的重要社会关系之一。老汉是很注重社会关系的,尤其是可以给老汉带来一点“可以拿回家的东西”的。而碰巧,草上同学就属于这里面的一员。我已经收到过若干次,有的可以揣着,有的可以掖着,有的可以拎着。更重要的是,她还会时不时地开着所谓的小高,跑到中关村和我老人家一起“瞎补瞎补”,而且,老汉往外掏老人头的几率也不怎么大。

这个极其重要的社会关系给老汉出了一道难题:要交一篇作文。作文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尽管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老人家经常会由于老师有“300字”的要求而憋得面红耳赤,不过现在,300字简直都不够热身的。于是我直截了当地和她说,随便去我的博客上剽窃两篇算了,我不会追究法律责任的。不料这篇作文竟然还有框框,必须和“裁员”有关,这就有点难为老汉了。这就好比非要让老汉在指定时间以及指定地点重现几日前在去八达岭的途中的场景一样困难。

在老汉的眼里,“裁员”这种殊荣距离我是很有一截子的距离的,非要在什么世界多少强的公司才可以享受得到;像老汉呆的那些个芝麻绿豆大的公司,由于很不正规,而又不尊重人权,所以通常会使用另外的专业词汇,叫“开除”。老汉在的上一家公司,老板是个笑眯眯的博士之后,也曾立志要在软件业创出一番天地,后来发现这简直要比瘸子独自攀登珠峰都要困难,于是就去搞了硬的,老汉只好卷铺盖卷滚蛋。所幸的是,他和我还算比较熟,是在和我很亲热地谈了一番理想和前途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把我撵走的。

相比之下,被“裁员”的兄弟们是应该感到幸福的。既然已经上升到了“裁员”的高度,就预示着有两个前提:第一,公司比较正规,规模可能也不算小,各种事宜有规章制度可循,说白了,就是还能讲点道理;不用担心是镇关西朋友的肉店,一个人说了算。第二,很显然,绝对不会是只裁你一个人吧?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尽管和公司的力量比起来还是蚍蜉撼树,但总比一个人要好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往往能够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利益。这还是说一般情况,如果是二般,公司里还有什么工会之类的我们国人看不大起的机构,那就会更好一些。老汉的眼前似乎飘满了花花绿绿的……

要是不幸在一个一高兴就会被“开除”(当然,人力部门有可能会采用另一个更具亲和力的伪装词语,叫做“劝退”)的公司,恐怕后果就要糟糕很多。别说什么补偿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能不能打倒自己的账上都是个大问题。你要是胆敢去找什么劳动仲裁、地区法院,那可得留点神,时时刻刻,尤其是晚上,就要多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因为据老汉所知,好多这种公司,不是在黑道上有关系,就是在白道上有关系,还有很多是两道都吃得开。如果你很有运气,被别人认错人,打折了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也是常有的事。到时候只能学习阿Q,念几声“儿子打老子”,念归念,医药费还需要自己解决,搞不好弄个残疾甚至生活不能自理。

根据我们一贯的教育,资本家和工人,谁养活谁是最清楚不过的事情,谁应该理直气壮,腰杆倍儿挺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才对。可现实就不是这么回事,大学生每年一窝一窝地出动,都想找个资本家去像养QQ宠物似的养着,结果是人家资本家金贵得很,找个提鞋的也得看看手指头是不是太粗,于是没选上的就得去喝西北风。你说说,究竟是谁在养活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