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

前两天,看某些人突然不约而同地喝起红酒来,不禁心下一动,老汉也正好有一瓶,还没有开封。这是杰弗里·马同志很累地从遥远的澳大利亚驮回来的,拿出来品尝一下吧。酒的名字好像叫“Clovely Lane”,不知道是啥意思。喝到嘴里感觉比较带劲,尽管瓶子上写着酒精度才 16.5,到了胃里还是能觉得热乎乎的。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阿瞒哥说得有点意思,虽然老汉没太多的忧。可惜的是,喝酒前刚把昨天从大排挡那里买回来的水煮带壳花生吃完了,只好干喝,呵呵,味儿更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