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首席科学家 == 法盲

有个外号陶瓷狂人的,在电视节目上夸了个惊天海口,说自己作的一件作品天下无人可以仿制,没想到出了大麻烦,一年的时间便有人作出仿制品,狂人因而可能将价值 1600 万的楼房易手,详情请见新浪。

在该文的末尾有一句话很令人惊讶:请大家上眼:

我是国家首席科学家,法院说判我败诉就败诉了?

佩服得不得了吧?先不说前后有没有因果关系,单就在我们如此和谐的法制社会里,国家的首席科学家都没觉得法院的判决能代表什么,实在无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