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中国有个作协,作协有位主席,主席还是个女的,据说叫铁凝。铁凝先生最近闹了个笑话,把风华正茂的最后一个字写成了“荗”。

写错字,实在是稀松平常,谁也难免。我老人家好歹也学富五车,就经常提笔写错字,有时候写对了反而感到很疑惑:这个字是这样写吗?错了就是错了,态度好些,认个错,也未必就会有损作协主席的名誉。不过有些马屁党是不会这样认为的,他们一贯的为尊者讳的陈腐思维会让他们比真正的事主还要急于遮掩。引用新浪网上的报道

记者17日下午就此致电《美文》杂志编辑部,一位自称高杨的编辑在看过铁凝的题词后说:‘铁主席这样写,我们要尊重铁主席……我觉得不用去讨论这个(错别字)问题,书法家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是不是发过来就这样?)我们搞不太清楚,时间太久了……(怎么看这件事?)这可能是铁凝写字的一个习惯。我们邀请别人题词,就不要去评价什么。也许是印刷的问题吧’

混淆是非的嘴脸,一望可知。

字怎么写,有一定之规,即使是书法,也不是可以随意增减笔画的,更不应该因为写错字的是“铁主席”,因为要尊重她,就需要把一池清澈见底的水搅浑。“书法家有自己的理解和认识”,这种屁话,能从一个“编辑”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匪夷所思,我们不能想象他平时是如何审稿、校对和编辑的,我非常希望这个人是一个“自称”的“编辑”。漫道铁主席还不一定是书法家,即使是,就可以对写出来的字由于“自己的理解和认识”而随意改造?有的网友说书法里增删笔画是常有的事,这没有错,但是,有的字的笔画宛如禁脔,却是不可随意乱动的。这个“茂”字里头加的一点,恰如往“武”字的竖钩上多写一撇,实属大忌。而最无耻的,还有最后一句,“也许是印刷的问题”,看来该编辑的眼睛让人放到地上当球踩是最合适不过了。

文末讲道,一书法家从书法词典上证实了该字确实为错字,因为

这里有很多书法家写的‘茂’字,包括王羲之、董其昌等人,在各种字体中都没有这种写法

其实,更为糟糕的是,“荗”还确确实实是一个字,另外一个字,其发音为“shu”,去声;意为:“中药草名,多年生宿根草本,根状茎及根可入药。通称莪术”。

我尤其怀疑,那位高姓编辑,说不定最终会把此次事件定义为汉字通假。如其未逮,真是幸何如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