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游

上次三寺游之后和随意兄约好的,找个时间再在北京转转。国庆前有些杂事,于是定在了前天。又因为别的原因,改在了昨天。

时间依旧,九点。在西直门城铁站碰头。没有出站,把随意兄随身携带的五年前的北京地图研究了一番,一致决定先到钟楼看钟,也算是对上次大钟寺游的一个了结。在鼓楼大街出了地铁站,往钟楼方向走去。街上的行人不怎么多,倒是有很多的执勤的人员,带着红色的袖箍,几乎可以称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密度,如临大敌。

从钟楼的街门进去,上一个缓坡就到了楼的脚下。正面的门里急急忙忙地蹿出来一个小姑娘,很热心地指点我们两个,上楼是要往右边走的。问她正门里是什么所在,说是茶庄。哦,恍然大悟,看来我们明显不像是来喝茶的,何况还是在大清早。从右侧绕到后门,才算是有检票的地方。望门里一看,高高的台阶,又直又陡。步步登高,到得上面的时候有一个右拐弯,仍然是一小段台阶。两段台阶计前六十后十五共七十五阶,不符倍九之数,不知何故。

钟相当高,资料说明有七米还多,六十多吨。只是比起大钟寺的那口钟来,缺少了通体的铭文。绕钟一周,别无长物。惟西侧有一四合院五十分之一的微缩模型一个,制作尚可,只是太不与背景相符合。楼上有一个工作人员在,清闲的厉害。其前桌案上有一本留言册,老汉与随意兄从最前头翻到最后头,白发垂髫、中外人士悉备,稚笔劲划、洋文汉文俱全。偶至趣处,可发捧腹。随阶而下。西南有数碑。因上次在五塔寺已经见识过各种碑志,略扫一眼而去。

据随意兄介绍说,北京古代钱币展览馆在德胜门箭楼左近,应距此不远。遂想跟往。途中经过一公园,景色悦然,估计造价不菲。钱币展览馆果然与箭楼在一处。公告中说,每日的前二百名游客可免费参观。不过老汉手里的通票还可以登箭楼一观。上下一个来回,没感觉有什么。随意说,要真是掏十块钱上来看看,确实有些不值。下来才进入钱币展览馆的展厅,东西各一。大致看了看中国古代钱币的变迁流程,顺便给老汉自己手里的几枚铜钱对了一下年代。最后看了看古钱币的主要造假技术,感觉是,人为了发财,什么招儿都能使出来。

从积水潭坐地铁到阜成门。先在白塔寺的西边找了一家小馆进了午膳,然后才进去。进门之后的两根旗杆很是引人注目,从上到下缠着动物的皮毛,据我俩猜测,大概是牦牛皮。藏传佛教的气息很浓厚。其中一个殿内大大小小的鎏金佛像触目皆是,不可胜数,据说有近万尊之多。寺宇最后是大白塔,为尼泊尔名匠名阿尼哥者所设计修建。导游介绍说其下有释迦牟尼佛祖真身舍利若干。曾遇一女士,好心劝导我等游走路线应该为顺时针方向,她自己正在疾步游走,口内念念有词,似乎在祈福。

下一站是法源寺。此寺地处陋巷,若非随意兄前曾过往,还真不好找。这里和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在于,直至今日,尚有许多僧侣人众在此修行,早课晚课,晨钟暮鼓。此寺经李敖《北京法源寺》一书后,似乎才略为人知,不过看寺内的重建碑文,说在前朝可是妇孺皆知。该寺始建于大唐贞观年间,原名悯忠寺,后改名崇福寺,后又为现名。寺内殿前有铜狮二,其形制大异他寺,按理铜狮的等级较高,不知何故得以安放此处。寺中多处正在修缮,未能细窥其貌。

从法源寺出来,乘公交车望东两站,可抵湖广会馆。这个地方只有一件可看的东西,就是戏楼。老汉还第一次亲眼看到戏台上的“出将”“入相”,以前仅限于书本上的图画里,不知道是不是儿时赶集看戏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二楼上有些戏曲发展史的资料文字和图片,从中可以看出山西在戏曲历史上的地位还是相当重要的。里面的管理人员说,要看还得加紧,一会儿会有摆摊儿的进来,可能是有演出。攀谈间得知,郭德纲朋友也经常到这里表演。会馆门口有卖脸谱的小姑娘,价钱对于老汉来说有点离谱,和真人脸盘大小相仿的要八十元,小点的要五十元,先前在里头问过在这儿看戏的门票价钱,是一百八十元。怪不得这戏曲越来越难搞了,原因之一恐怕也是因为脱离群众有点远了吧。

时间已经不早了,翻开通票看,已经基本没有知道现在还在售票的景点了。所以我们决定去天安门附近看看那个著名的鸟蛋。于是就去了。听说鸟蛋是烧了不少纳税人的钱的,不过看起来还真是漂亮,我们随意兄在鸟蛋的后面抽着纸烟,心情相当怡然。微风轻拂着鸟蛋周围的池水,恬淡而安静,于是顺手拍了几张映照着晚霞夕阳的鸟蛋的照片。待到走到鸟蛋正面的时候,发现相当多的好事者在拿着长枪短炮胡拍乱拍,当然也有拿手机凑热闹的。相比刚才来处,我们随意兄真是不敢相信。

夜色已经来临,路灯也都开始点亮了。腿脚有些累,回家去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