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总结

九月九,重阳节的时候,老汉又装了一回。

头一天就开始打探几个人的口风,看能不能扎堆去趟香山,插不成茱萸,好歹也登登高啊。近些年来来有人哭着喊着要昌大国学(汉学?),还有人宽袍大袖地穿什么汉服,搞得乱七八糟,唉,真正是不可说。

先前,老何得知老汉失业,为了敦睦邦交,以示心有戚戚焉,信口雌黄说他也闲居在家。老汉自然第一想到的就是他,没料他说自己忙得和猪一样,顾不上凑这个热闹。既然这样,姑且饶了他吧,免得别人说我带了个很别致的宠物来。于是再找某男,某男其实就是随意兄,和老汉难兄难弟,经常被白石桥下的咨询公司的托儿斯泰纠缠的主儿,一拍即合。后问某女,本来是想让该人羡慕一下我老人家的自由生活的,孰料该女竟然倒休,遂也成交。真是有意栽柳柳不长,无心插花花自发。

次日成行。香山也不是没去过,不过还是晕头转向,莫之所踪。幸亏随意兄当年在双清别野站过岗放过哨,了如指掌,才得以全身下山。我直到现在也搞不明白,双清是哪双清,里面有没有江青。听说山下有个碧云寺,每人花了十个大样进去的,看了半天,一直到了中山先生衣冠冢才感觉到似乎来过,后来越发证实了这一念头,很是为十元钱心痛。

回来后,不怕各位笑话,腿疼,疼了好几天。又是出乎意料,我一直把那个地方当个小土包呢……

腿疼就只好在家了。和手机较较劲什么的。去年差不多现在的时候,鼓捣了个 Symbian 上的可执行文件解压器,这几天一仔细看,呵呵,只能说去年是命好啊,想解的都解开了。解不开的都在今年等着我呢。累死累活,把这些解不开的也能勉强搞定了;不过奇怪的地方是,俺的程序 debug 版可以正常工作,release 就不行,那么着放着吧。

以前一直没有用程序在 Windows Mobile 上发过短信,今天试了试,还真能发出去!更神奇的是,还确实能收到,包括中文!嗯,我很欣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