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北京游

昨天风不小,老汉偏偏就赶了那么个大风天气,和随意兄继续在京城的博物馆之旅。

出门有点早了,因为没有注意到北京天文馆的开馆时间是十点钟。九点半跑到那儿的时候,两个人只好裹着衣服满大街地溜达,想找个吃早点的地方。这个地方的环境很独特,似乎住在这儿的人都不在外面吃东西似的,餐馆少得可怜,卖早餐的更是绝无仅有。在一位大娘的指点下,才找到一个地方。吃完后,时间差不多了,起身赶到天文馆。馆内能看得东西感觉不是很多,基本上都是些影像资料,在网上应该都可以得到。工作人员态度比较差,开始是我们在一个不工作的机器前折腾了半天,边上三个工作人员自己顾自己说笑(也许是在工作),也不过来解释一下,到底是这个机器坏了还是暂时不开放,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参观者在那儿耍宝。后来是随意兄去问讯处,询问是不是有免费观察嫦娥一号的地方,那个女服务人员只是一口一个“我不知道”,和电线杆子区别不大。这里的门票是十块钱,里面有若干个放映厅之类的设施,都是要额外交钱的。整体感觉很差。

出来后走到西直门地铁站,搭乘地铁到了朝阳门,这附近有个东岳庙,是老汉在北京看庙史上遇到的第一座道教的寺庙。由于历史的原因,庙的整体格局已经被破坏,琉璃牌楼被孤立到了庙门外大马路的对面。通票上的门票价格是十元,随意兄过去问了一下,竟然目前的价格已经是四十元了。幸好没有和我们要差价,呵呵。进门左侧是“寿槐”,由于看惯了晋祠的唐槐周柏,所以对它没有特别在意。东岳庙相当大,庙的四面是紧密排列的七十六司,里面均有形态各异的塑像。虽然是大致走了一圈,却也相当耗时。各司口的对联都是由不同的字体写就,内容则与内里该司所执掌的法权密切相关,比较有意思。靠后的部分是民俗展览。在这里能看到很多旧时的玩物,蛐蛐罐、鸟笼子、空竹、风筝、泥娃娃等等都有,还有一些已经快消失的民间艺术道具,比如提线木偶、皮影戏等。很能开阔眼界,值得一看。往外走的时候,西侧的一个配殿不让游客进入,不知为何,该殿门口的两侧的石兽形态甚佳,老汉已拍照保存之。进去的时候穿过了碑林,却没有看这儿的镇庙之宝,赵孟頫的《张公碑》,于是特意绕去看。看来这儿的管理者相当重视这个家伙,通体用玻璃龛罩了起来,防止自然或者人为的破坏。临出门时还看了一尊“铜特”,据说是马首、骡身、牛蹄,还有个什么我给忘了,总之也是个四不象的家伙,似乎有些年头了。

出来后就三点钟左右了,还没有吃午饭。看来下午再去的地方不可能有多少了。距离比较近的有一个智化寺,从通票的介绍上来看,似乎可以用比较短的时间看完。胡乱吃了些东西(在此奉劝各位,千万不要到华普超市地下一层食场门口的那家买烙饼吃,饼有二指厚,小心自己的牙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往智化寺赶。智化寺在一个小巷子里,没有一点张扬,一进门,和上次去法源寺的感觉有点相似,生活气息比较浓厚,并不象别的地方,把院子整理的利利落落,一看就是让别人参观的。左侧有一殿,名叫“藏殿”,其中有一座“转轮藏”,下部有石质须弥座,上部则为八面塔状结构,木质。每一面均为层层叠叠的小抽屉,用以保存经书。最顶上则是一尊佛像,老汉眼神不济,没看清楚。楞、框均为雕饰华丽的木雕图案,精美绝伦。其正殿名为智化殿,两侧各有木雕神像一,右侧为韦陀菩萨,左侧为珈蓝菩萨。后者的造型与关帝相当接近,手持大刀,须髯洒胸,比较奇怪。老汉惊讶韦陀竟然没有放在殿后,因此特意绕道后面去查看有些什么。殿的后侧阴暗昏黄,定神良久方能看到绘有地藏菩萨和十殿阎罗的壁画,壁画下的两边各有站像一尊,不知名号。再往后一点,是一个两层的殿宇。下层叫做如来殿,上层叫做万佛阁。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只是直眉瞪眼地往进走。正中供奉如来佛,佛前的侍者不是通常的阿难迦叶,而是叫“梵王”、“金刚”。要回身出门的时候,发现右侧墙壁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佛像,于是走近前去观看,这一看不要紧,发现这里是一个通往后面的过道。反正也没人拦着,遂继续往前走,到了后面才看到,有楼梯可以上到二层。二层正中供奉的佛像名为毗卢遮那佛,释迦牟尼佛在东侧,卢舍那佛在西侧。毗卢遮那佛的莲台很高,而且很密,与普通形制大相径庭,稍远看去,倒像是一枚很大的松塔。须弥座也很独特,周围雕刻有形象生动的护法使者,为老汉看庙无数之仅见。正面及两侧的墙壁上和楼下先前看到的情形相似,无数的小佛像整齐罗列。据工作人员介绍,此处的佛像都是木雕而成。与随意兄相互啧啧称奇,赞不绝口,与白塔寺的万佛殿相比毫不孙色。下楼出殿门,接着向后走,就到了智化寺的最后一个殿,里面是一些僧乐相关的介绍图片。此寺为明朝把明英宗朱祁镇送到瓦剌也先手中的大太监王振所建,此殿曾供有王振像,后在清乾隆间,由官方销毁。资料上说有音乐表演,在门口处的牌子上还列出了一日之内的表演时间,可惜我们来的晚了,没有听到。此行感觉此寺不显山不露水,确是有实实在在的内涵的。下次有时间一定要再来一次,听听僧乐。

赶着时间到了睦明唐古瓷标本博物馆。满目都是些碎瓷片,仅一个春宫盘残片有些印象。临走的时候只好拍下了那儿的招牌,以表示也曾到此一游。招牌上的字,是用碎瓷片拼对起来的,也尚可观。

天黑了,又一日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