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从学校步入社会十年了。最近一段时间,“十年”这个词常常萦绕在左右,不知道为什么。时不时还会有个冲动,就是把我的 TM、WLM、飞信什么的,所有的签名档都改成“十年前,我也是应届毕业生!”。呵呵,最后还是懒得动了,我的看前面黑洞洞就挺好,能引起无数遐想。

十年之后,又重新联系到了曾经给予我帮助和温暖的人。虽然感觉的到有些生分,可是仍然是喜悦的。我一直没有忘记,那条昏暗的灯光下的马路上,四条模糊的人 影,也一直没有忘记,在东北那寒冷的冬天,曾有人紧捂我的双手。现在,我老人家已经自立自强了,要不,改天见个面,吃个饭,老汉请?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啊, 可也就这么过来了,奇怪。

十年之后,找到了好事者创建的 QQ 群,在里面有一帮长年潜水的同学在守候着。让人惊喜的事情不断,比如说,还有人记着我宁可把旧书扔了也不卖的怪癖,还知道我高考的成绩,还能想起我讲过的故事和笑话,难得的是,这些都是同一个人的记忆。所以,我不得不怀疑,此人当年曾经严重暗恋过老汉。当然,询问的结果是灰色的,严重挫伤了老汉的自尊心,人家说,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怪异的是,不久前收拾故旧物品,其中一封信的复印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而这封信的主人,正是这个记忆超常的老年痴呆症早期患者。莫非冥冥中真有灵犀?信读来一如当年的幽默,那一句“轮胎死了”,仿佛昨日重现,年少轻狂。

十年之后,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接连有两个小娃娃说老汉还年轻,这样的事情,以后谁敢说还能碰到?偷着乐去吧。所以,晕了头的老汉险些就要夸口排宴。说吧,现在咱开始爱听这个了,再说了,谁不爱啊,何况咱还是个老不咖哧眼,头发没剩几根的主儿。

再过十年什么光景?管他呢,谁知道!

葛优说:人这辈子,就是个折腾!
李雪健说:我就爱犁我的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