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大嘴寒 & 陈大嘴丹青

一个韩大嘴寒,一个陈大嘴丹青,公开评论(实际上是表示不屑)了一堆有名的码字的前辈或者同辈,有老舍、茅盾、巴金,还有余华、苏童。引来一堆指责。

其中有这样的话:
* 韩寒说:“老舍、茅盾他们的文笔都很差。”陈丹青随即表示赞同:“还有巴金,写得很差的。冰心的完全没有办法看。老舍还好,但是不经读,读过就可以了。钱钟书当然学问好,见解也好,但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作家。”
* 陈丹青说,“像余华、苏童,我看一页就放下了”,“这个是得罪人的事情,点了名事情不好,但是我只能说他没有骗住我,没有让我读下去”。韩寒也表示说,余华的小说自己一本都没有读下去。

还真别说,俺对上述讨论倒有一大半是赞同的,尤其是陈丹青的调调,更是合我胃口。茅盾和冰心的东西没怎么看过,反正对上学的时候选入课本的东西没有什么好的印象,类似的还有周而复和李健吾。巴金的东西我早就发表过看法,基本上是持不看也罢的态度。听到余华的名字是因为《兄弟》,连何首乌老师都推荐说可以一看,差点就顺手在网上买了;后来到了第三极书局,拿起来翻了翻,很失望地放下了。如同不敢相信《无极》的导演和《霸王别姬》的导演是一人一般,也实在不敢相信电影《活着》的原著者竟然就是余华。再后来,有其他人和我说,《活着》那本书,写的也很一般。无独有偶,苏童的作品,只翻过几页《妻妾成群》,其他的文章一看就能感觉到无论是淡妆还是浓抹的矫饰,甚不相投;但《大红灯笼高高挂》的电影倒也能看得下去。

唯独对于老舍,韩寒恐怕是犯了个错误。大概是年纪不到的缘故,还不能体会到舒先生的内力,举重若轻,那实是非等闲人可比的。在这一点上,陈丹青就聪明一些,没有追随韩大嘴那个二杆子,往里靠了靠(不过说到不经读这点,老汉还真不敢妄加月旦,私下觉得还好,尤其是《四世同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