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

有个猥亵男人,得知老汉每天要挤城铁上班的时候,羡慕得两眼冒光自不必说,好像下巴都要掉下来,哈喇子距离地面恐怕只剩零点零一公分。说穿了,他羡慕的只有一点,能和白领女妹妹若即若离心猿意马一路,不亦乐乎。类似的话我还听到过一次,好像原来的一个同事说的,长途火车最喜欢坐硬座而不是卧铺,理由大致相同。有女性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暗叹或者暗骂:男人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呵呵,说实在的,还真是就这么种东西。

比如老汉吧,每每在人前装得道貌岸然。可是到了地铁上,如果人不太多的话,放眼望去,还是也要止不住地赞道:夏天真是不错!这么多的美腿。当然,如果阁下是一位完美主义者,那肯定是眼里揉不得沙子,对我的话也大可当作没看见。不过,根据老汉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观察得出的结论,似乎也只能证实别人早已做过的判断,美女真是不多。而有气质的美女,那就更是寥若晨星。一般的来说,如果你发现前面有位美眉身材热辣,暴露的又足以让你热血沸腾,那老汉可要警告你,千万别往好了想。如果让你看到正脸,通常会是冷水泼头的感觉。俗话说的好,忽冷忽热易感冒,怎么着也要为自己的身体着想啊。所以,古人的警句还是要经常复习:背看想犯罪、侧看想后退、正看想自卫。而且,老汉的这一定理还有一个推论:穿吊带的姑娘,背上大都是麻麻点点,极少有白璧元浑的。大家自可去印证。

有的女同胞,相貌倒还说得过去,可惜不能看她挪窝。走起路来不是外八字就是内八字,殊为可惜。记得好早好早以前,看过一本书,名字叫作《羊的门》。到如今主人公以及所有情节一概遗忘得干干净净,唯独里面有个男人说的一句话还能想起来,他说,女人走路,差异极大,有的走起来风情万种,有的走起来柴禾一捆。大概当时齿序犹稚,没能用实践去检验真理,现在才算是亡羊补牢。在走路这一点上,让老汉感到尤为不爽的有一种女人,就是那种穿着上下台阶都会嘎噔嘎噔作响的鞋子的。距离 500 米之遥即可声闻,不免令我想到唱莲花落的叫花子。而且这种人,进出地铁站还经常遇到。

又和地铁沾上了边,那咱们就说回来。前边那位羡慕老汉的英雄,实在是只见到贼吃肉,没见到贼挨打。和美女磨磨蹭蹭固然能心旷神怡一下,可是有的事情你要是遇上,那就是欲哭无泪。比如,身边这位有万夫不当之…………狐臭。唉,欲避之三舍而不可得啊,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你为了照顾别人的情绪,还真不能把什么特殊的表情挂在脸上,深入地分析一下,他自己也不愿意啊。其他几种就不一样了,比如另外一种气味,脚臭,哇,闻者立晕,人家自己悠然自得,全不顾周围一片白眼。还有一种,可相当不道德,趁着人多混乱,从身体背后中下部故意泄露某种混合气体,为害程度也是相当不浅,而且由于空气流通不畅,往往余势袅袅,三刻不绝。(此处省去汗臭、口臭,以防各位把隔夜饭呕出来)

在知道乘城铁要安检的当天,出门时后就把背包换成了透明塑料袋子,果然一路畅通,没有哪个瞎了眼的敢让老汉去把袋子扔到安检机里。说起来,能把原来无数人都翘首企盼的一件事做到现在有人开始高呼抵制的份上,也只能用政绩这两个字来评价了。不是我小看谁,普通人还真没这个能耐。

标题无极,取无聊之极之意,望详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