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和皴脸太郎

不知道是不是给皴脸太郎蹂躏的,早上起来洗脸的时候,突然发现眼镜上的右边鼻托掉下来了。唉,没办法,就这么将就着带到了单位,较比难受,看来周末需要去换镜架了。

明天皴脸太郎就一岁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就顶多能在皮囊里伸个懒腰,踹个两小脚什么的,今年可大不相同。简直就要把老子的房顶掀翻。会把抽屉里的东西全部拽出来,盒子里的东西全部抓出来,桌椅上的东西全部横扫下去,不一而足,乐此不疲。指点着东西哼哼,不给的话就叫,要不然就假哭。所有的人都得在眼前,谁要上个厕所都会哇哇大嚎。像猴子荡秋千一样,从这个的怀里爬到那个的怀里,不到两分钟又要回来。大清早起来就要拖着别人的两只手在所有的房间里巡逻,把老子卧室的门拍的山响,睡个懒觉都得看他小人家的心情。娘的,三个大人都搞不定他一个,简直是个祸害。

貌似他妈已经定了个小蛋糕,可是给人家个啥礼物呢,真真愁煞老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