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平安夜

按照西洋人的习惯,明天是圣诞节,今天晚上是平安夜。这个习俗有点意思,几乎可以类比中国的春节,节日在第二天,头一天的晚上却似乎更令人期盼。当然,老汉我已经过了期盼的年龄。不过在地铁上,看到手里拿着鲜花的年轻人,还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很难说是温馨、激动、羡慕,还是别的什么。

中午的时候,和同事提到了网上某个知名技术型人物,据说是某个知名网站的知名架构师。恰好我老人家和他有过一次交道,感觉不是很舒服,所以老汉自然又如同往日一般,不屑地将此人抨击一番,将之归入装 13 行列。当时我给出的评价是“此人特长写程序第二,吹嘘自己会写程序第一”。现在反思,惶恐无地,不知平日张狂的我是不是应该更适合这个评语。

素日也认识几个架构师,感觉也都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并无所谓通才。不知现在那些动辄体系、架构、平台满嘴的人到底是什么底细。其实架构师这个职位累死人不偿命。听起来似乎宏观规划一下就可以悠闲自在了,事实上大谬不然。事无巨细,只要和技术扯得上边的,恐怕都需要能照顾周全。和建筑行业比起来,那就是你不但要当设计师,同时还需要是出色的监工,真要到最后一团糟的结果,恐怕你自己会百口难辩。其精髓在于,你不但要能设计出正确的方案,还要根据团队的素质做准确的取舍,否则的话,再优秀的设计也都只能是镜花水月。

最近的两个设计,都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虽说都可以勉强达到当初的目的,但实用性却有折扣。整个下午都在苦思对策,却无一丁半点的扭转迹象。在 TM 上和公司新认识的女娃娃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该娃娃用自己的魔法表情不停地轰炸我老人家。

回到家中,村里俺太郎竟然还没有入睡,真是个惊喜。吃饭的时候抱着他玩,拿筷子蘸了点酒让他品,还不错,没有哭,不过是一个从来没看到过的奇怪表情,呵呵,有趣。

昨天晚上把《通缉令》下载完成了,所以在想,是继续回顾《战争之王》呢,还是开始《通缉令》的征程。嗯,这是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