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

纷纷扬扬的雪花,一不小心就轻柔地飘了两天,漫天皆白。大门口的汽车毫不意外地排起了长龙,老汉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昨天的足迹,从家赶到了城铁站。昨天走了二十分钟的路程,今天走了半个小时,大概和不时可以踏上的黑色雪泥有关,不忍疾走。

脖项牵动着的后背突然就猛烈地疼痛起来,没有过颈椎问题的经验,所以还无法确断到底是什么毛病。不过无论是抬头还是低头,左扭还是右扭,疼痛都执着地提示着我它的存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连脱穿外套都略感不便了,所以回来之后,平时仰面打猫盹的享受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从 Nokia 折扣店买了一部 E66,DHL 的网站显示货品已经从赫尔辛基经哥本哈根到达了莱比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入关。这一点点的欣喜,似乎还是没能冲淡痛感。原定今日的聚会取消,今春的踏雪寻梅大概时不再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