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写

同事说了,我的博客写的都是技术有关的东西,可观赏性不高,想想还真是,于是给他推荐看我二零零四年的博客。他看没看我不知道,我自己倒是翻了翻,发现仍然不脱技术,无语。

最近天气热,记忆里往年刚过五一,都没有这么热过的。早上从地铁站到公司,走路七八分钟,就热的大汗淋漓。好在办公室的空调经过一个礼拜的磨合,总算是工作正常有章可循了,即使能把冷气吹出来。可心里又不免嘀咕会不会感冒,要是被隔离可就不划算了。中午吃饭成了最大的头疼事,米饭是想起来就胃口不佳,几乎连回锅肉都不能刺激我的食欲了。这些天一直在和面条较劲,要是君顺呢,那就吃炸酱面,要是渝乡呢,那就吃担担面。君顺的炸酱面还不错,虽说炸酱齁了点,不过菜码儿不少,可以少搁炸酱,多吃蔬菜。照例不吃豆芽,免费赠送给污七八糟双煞中的“污”,他也照例用陕西腔说三克油。污七组合是我老人家的发现,一个姓邬,一个姓戚,天作之合,所以:“这事儿可不赖我”。席间还有一君,王姓,最近正在作“善人”,不过我一直没弄明白是“善”还是“骟”,大概是后者。还好,即使是骟人,恐怕也是职业,并不是自身状况的真实写照而等同于“阉人”者。说起阉人,就又有闲话可说。据说阉人又可以叫“巨珰”,我一直怀疑是“巨裆”,反正前人的语文都好,而且善于使用这种曲笔,用“巨裆”来形容“下面没有了”的,个人认为相当具有把玩的意趣。

扯远了,把品位往上抬抬,回到嘴上的“品味”来,接着说渝乡的担担面。原来吃担担面,通常很辣,渝乡的要好得多,当然也许和打了招呼有关,反正我能吃一大碗。前两天一不小心,点得时候没说清,结果只上来一小碗,于是下午在半饥饿状态中度过。今天当然记住了教训,直接点明“一大碗”。王善人有样学样,也来了一份。其他几个孩子在这儿没搞清状况,各自叫了一碗鸡丝凉面。这两种面的其他差异我当时还不知道,只知道鸡丝凉面 12 一份,而担担面即使是“大碗”,也才 6 块。王善人唯恐一会儿结帐的时候消费与人均水平相去悬殊,就撺掇着和我又都加了一碗。这下就庶几等量齐观了,呼哧呼哧吃得不亦乐乎。不过由于是后加的两碗,中间着实等了好长一阵,正好有个娃儿的鸡丝凉面因为放了糖不合胃口已经停箸,王善人饥不择食,就直接帮她完成任务了。从饭店出来,王善人首倡遛弯,用以消化食儿。

吃面的中坚力量,除了王善人之外,还有一吴善人,今天有事不在,在 RTX 上自豪地宣称“有人请客”,赴宴去了。说“有人请客”是他一贯嚣张的表现之一,这个礼拜已经是第二回了。吴善人昨天还号称要去吃另一个地儿的凉面,当我们坐定之后却又跟了来,据说是因为人太多,排队要排好长时间。不过吃凉面的信念一点也不影响他吃米饭的劲头,上来就把别人放着的第二碗米饭给干光了。

吴善人是苹果的粉丝,不但有 iPhone,还有 MacBook Pro,最近把内存从 2G 换到了 4G,除了偶尔死机外好像还没什么问题。王善人在他的带动下拥有一样的装备,老汉就差了点,除了笔记本也还仅仅是苹果的新近用户外,别的就没什么了,要是公司能补助个三五千,倒是也可以考虑买个 iPhone 装一装。老汉的当然也从 2G 升到了 4G,不过运气稍好些,没有死机过,昨天晚上给吴善人网上划账,网银的验证码竟然和要拨出的账款一模一样,实在是巧。

昨晚晚上下班,照例开车带着周四女郎回家,混了一串烤鱿鱼吃。看着她婷婷袅袅往小吃街里溜达,我不禁感慨万千,等她出来以后和她说:要不是因为认识,从后面看还真是一美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