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1、看《珠帘玉座》,有一章写到晚清的一件奇事,两江总督马新贻在任离奇被刺。高阳叙述街谈巷议中有关此事的始末缘由,通体不过两页纸,老汉却觉得似曾相识,略作思索才发现好像就是电影《投名状》的套路情节,网上搜索,果然如此。

2、昨晚两大收获,第一是知道了簋街竟然也就是东直门内大街,原来也走过几回,从来不看路标的。第二是尝到了还能落胃的炒肝,在鼓楼边上的姚记,顺便还弄了一碗卤煮。炒肝是第二回吃,第一回是和口天某化十同学在庆丰包子铺吃的,那个难吃就别提了,差点让我将之归类于豆汁之况。昨晚去吃,开始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心理阴影的。临行前特意咨询了老北京李三火,他根据素日和我共餐的情况总结出了我的口味偏好,认定我会喜欢,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的顾虑。没有敢于尝试豆汁和焦圈这一黄金组合,等下回心情大好经得起考验的时候再去吧。从城铁站出来已经十点半了,悠悠闲闲往回走(用我贤妻的话讲,刚发了工资就撂挑子,哈哈),把我的不是山寨的 E66 打开,放着听了无数遍的 After 7,路过偶遇的几个路人或者保安,再看看星空,突然感觉无比的轻松。

3、最近又有无数恶搞的事情,口天某化十喝着可乐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深以为然。还有一些缘木求鱼的举措,就不再罗嗦了。

4、手里拿了个 N97,想体验一下。据说这是 Nokia 今年的“旗舰”产品。想放个 SIM 卡进去,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开后盖,琢磨了一刻钟,最后还是用暴力打开了,唉,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那个放 SIM 卡的小抽屉很难用的说。在开机的状态下不能用数据线充电,必须关机才可以,当然对于 Nokia 来说可能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因为 N97 的前辈 5800 据说关机状态下也不见得可以充。触摸敏感度似乎好于 5800,不过对于非选中状态的条目进行操作还是需要双击(因为第一次点击必须履行“选中”这道手续),这是从 7710 时代就遗留下来的“财富”,不是一般的水。这个手机还有个弱智的设置,锁定和解锁屏幕键盘有一个单独的开关硬键,而电源键依然保持着其一贯的作用,和 Windows Mobile 手机使用电源键长按短按来区分关屏还是关机的设计思路相比,相差真不可以道里计。手机的源头袁姑娘说了:“特别 2 的手机。过过新鲜劲就行了”。

5、貌似今天晚上又有喝酒的差事,这个约好像已经拖了两个礼拜了。周六也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