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红客与其他

早就知道有一句老话,叫做“知易行难”,当然,另一句与之相匹的话是“知难行易”。在当学生的时候,似乎还使用这两个题目练习过作文,可见其中任一都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不过我想说的是,在现代社会里,好像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知亦难行亦难。

我每每感叹于国人之慷慨,可以轻言遗忘和放弃,而且在这一点上,通常还言而有信。

在各种媒介上,关于和日本相关的讨论和争论已经很多了,而且还把李鸿章老先生的“愤青”一词与时俱进地赋予了新时期的其含义,而且往往从其中听出若干的轻蔑和不屑。在这些讨论或者争论里头,往往会有那么一部分人,企图不厌其烦地列举出大和民族的一系列优点来,以此来证明另外一部分人对日本的指责是不妥当的。

这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们不妨来作一个简单的比喻。有两个人,我们用甲和乙来代称他们,有一天,甲带着自己家的人去把乙家洗劫一空,乙的大儿子眼看势头不妙,挣扎了几下溜掉了,乙的二儿子拼了老命把抢劫的赶跑了,并且通过辛勤的劳作使得家里又有了一点家的样子。二儿子的孩子们在村里遇到了甲家的人,其中有几个对之横眉冷对,另外的几个却向自己的兄弟大喊:“你们真是没有礼貌,把我们家的优良传统都丢掉了。你看看人家家里,老子有钱,儿子滑头,和我们家又离的这么近,怎么能冲着人家瞪眼吐痰呢?”

在我们国内,那些瞪眼吐痰的人,通常被称为“愤青”。徐悲鸿先生说:“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可我实在看不出来,有的人的傲骨在那里。

还有红客。对于这种具有爱国义举的组织,竟然还有人大喊什么法理不容,拜托不要扔西瓜捡芝麻好不好,那么多的人命关天的事情不去管,竟然老是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地方纠缠不休。君不见贪污腐败已经蚀骨三分?君不见美日帝国总是虎视眈眈?有的人美其名曰这是要健全法制,那美国的法制够健全的了吧,可曾听说有几人因为攻击中国主机而锒铛入狱?怪不得小日本说我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我不是主张不讲文明,不讲秩序,但我也不会愚若东郭之辈与虎狼理论。我的建议是,凡有利于我者,全力行之,凡不利于我者,全力灭之。尤其对于日本这种无心无肺之族,不必与之以任何和颜悦色,更要时刻警惕其反噬之心!在保护自己的利益这方面,我们做的不是过分了,而是还很不够,甚至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不过有一点需要搞清楚,我说的“我”和“自己”,不是任何人的一己之私,而是我中华民族的大我。但愿不要有人再把什么民族主义或者种族主义的帽子扣到我脑袋上,毕竟,谈论那些东西,对我来讲,实在都太虚了。愿诸公奋发以振我邦,我愿随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