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记

看完了《粉墨春秋汪精卫》,又有好些已经在思维中定型很久的人物,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陈璧君、李士群,甚至蒋介石、戴笠、杜月笙,对他们的看法发生了变化,更生动,更有血肉,不至于像之前那样认为的简直如同白痴,会大瞪着两眼做出那种无耻的事情来。

顺便说一下,团结出版社的这个高阳系列的书,印刷是相当的棒,纸张、校对都很不错,虽然也有错别字,但极少,整个上下两册,大概还在个位数,比起华夏出版社和三联出版社的高阳作品系列,实在好得太多。大力给何首乌老师推荐,结果那个老家伙嫌字小,哈哈,让他郁闷去吧。我是淘全了,目前正在进行《北宋名将曹彬》。

六天工作制果然不同凡响,我老人家有时候精神不能集中,可能开始有些犯迷糊了……。最近没怎么看电影,也和时间紧张有关系,一部《革命之路》,两个小时,让我分成了上下集,昨晚看了一半,一会儿看剩下的一半。

中午吃完饭照例遛弯,和三火同学两个人,在小公园的栅栏边,一棵歪脖子的半老树上,捉住了一只 —— 蝉。据三火说,这只长得很丑,而且不大,作为一个雄性生物,应该算是比较失败的。把它拿回了办公室,装在了一只原来放喜糖的红色纱袋里,我们都很想让他能在办公室里鸣唱,不过没能如愿。整整一个下午,偶尔才有气无力地叫一声,不知道能不能捱到明天。

老婆让我从网上给兜太郎买个大些的水壶,原来的太小,出门的时候灌满也不够他喝得了。没想到她的第一网购经历比较坎坷,虽然卖家同城,可也等了好几天,因为人家店里正好没有她挑中的那个颜色的了。兜儿子拿到后很高兴,据说今天的饮水摄入量大涨。

有个兄弟从围城中脱离出来了,还有一个姐妹在挣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