飚歌

昨天要下班的时候,有人倡议要去卡拉。事发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若干人也和老汉一样在摇摆不定,只好和家里打了个模棱两可的招呼先。顺手摸了摸裤兜,检查一下嗓子是不是带着呢。

一行五人,分俩车。去了一个我不知道是哪儿的地界,那儿有个钱柜。来自太原的人可能本能上都对钱柜有种异样的感觉,我来北京这么多年也没能彻底消除。没有吃晚饭,肚子里咕咕叫,可惜的是,在这个地方,也实在没什么胃口。上回在公司对面的钱柜已经领教过吃的东西的口味了,所以老汉基本上只能靠喝点饮料度过了。趁别人下去拿食物的时候热了热身,张国荣的《侧面》和张学友的《地震》,都是演唱会的版本,看着现在人鬼殊途的两个天王级的人物多年之前的表演,老汉找到一点感觉。接下来就各显神通了,其中有两个是极具敬业精神的刘德华同学的拥趸,把华哥的经典演绎了个差不多。其中一位李菲特先生对《我和我追逐的梦》情有独钟,演唱时隐约有泪腺发动的趋势,动情之至,老汉窃以为其心有戚戚焉。唯一的女士表现尤为可圈可点,声线在赵薇的《拨浪鼓》中脆若垂髫,屠洪刚的《精忠报国》里又亢如钟吕,四个男同志硬是没拼过,汗。老汉比较占便宜的地方在,哈哈,我唱的歌他们基本都没听过,他们唱的我基本都听过,可以起哄。

三个小时倏悉而过,打道回府者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