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数日闲

本来晚上还计划写写程序,或者装作需要写写程序的,可惜晚餐没有着落,就约了一个同事去共餐(一个人吃饭总是显得落寞些,除非没招儿,老汉不取)。待得回来,已到这般时节,写程序的雄心壮志一落千丈,将就着写些唠叨吧。

上个礼拜不在,趁着项目和日常工作都不太紧张的当儿,把年假给歇了。地铁上有个广告,写得很有意味:抽空把大学上了!我没这水平,只能是“抽空把年假休了”。连着头尾的周末,总共加起来有九天,在这样忙忙碌碌的人生旅途中,也算难得吧。别人的休假一般都会去哪儿玩儿玩儿,老汉从不作此打算,休息就是休息,能坐不站、能躺不坐。打着动车的士从北京杀回了山西,又从太原坐汽车到老家。说到动车,不得不附带批评一下河北省的路政,实在太差,当年高速公路就是,太旧段挺好,一从井陉进入河北境,就开始坑坑洼洼颠簸不止。高铁就更有意思了,石家庄大致是太原和北京的中点,可是动车一跑,太原到石家庄一个小时,石家庄到北京两个小时!差距啊!

老家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地是绿的,儿童是纯真的,乡邻是朴实的,觉得踏实。天旱,玉米(老家叫玉茭)今年恐怕是要没有收成了,不过仍然遮挡不住我的兴奋(有点自私?),看到至少目前还是绿油油的大片大片的田地,兴奋。用个老词儿,这青纱帐,看起来多得劲!不由得想起翠萍当性博士的时候,给那几位官太太说的话,干那事,还得是在半山坡上,庄稼地里(哈哈,想远了,想歪了,影响本文的文学价值了)!这么多年没有过农村生活了,仔细一扫听,变化还真不少。不但取消了农业税,而且别的社会基础设施也在逐渐完善,先是医保,现在是社保,连几十年前修水库浸没了的农民的土地,居然开始补发赔偿金了。各村之间,基本上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土路,主要来往道路都成了柏油路,尽管不太宽。故居往里的地方,竟然新建了一个什么能源公司,顺带的,窑洞前的路也变成了四车道的柏油路,看着就喜人。人们的收入也不错了,经常就听说谁谁干什么,每月都能有上千的进项,想想看,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刚开始也就这收入啊!

兜太郎快两岁了,还没有回过祖籍,这也是我回老家的原因之一。让他随着我去给他爷爷奶奶上坟,呵呵,在坟前跪了一个,还蛮像模像样的呢。岳父岳母家里其实不太同意,我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说是小孩子不让到坟地里去。现在想来,大概是所谓的小孩子容易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怕沾染上。其实没什么,又不是别人家的坟,亲爷爷和亲奶奶,怎么也不至于吧。小子在姑姑家淘气,成天要看狗狗和狗狗的两个崽子。那两个狗娃子才二十多天,开始的时候四肢站立都还比较吃力,被兜兜两手拿住,搓巴的够呛,不是往土地上摁,就是往水盆里载,哈哈。兜太郎胆子太小,听到老母鸡或者老公鸡声嘶力竭的啼鸣就害怕,咚咚咚地跑来抱大人的腿,还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你,嘴里小声地说:怕怕。我见犹怜啊。

在太原停留的时候,和一个兄弟小聚了一下,是个穆斯林,挑了个清真饭店。那小子应该算是太原的清真饭店活地图吧。这个穆斯林对自己的宗教还是相当虔诚的,除了一点:喝酒。一见面,连主食都没有吃上,就整得我老人家五迷三道,回到住处大吐特吐,第二天早餐没有胃口,一上午晕晕乎乎,中午才稍微缓过来一点。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戒酒……

回到北京,今天头一天上班,就被开头的那个小同事说精神头儿很足,不知道是不是确实是休息了几天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