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扯淡

(看到几个朋友的回复了,一致认为上一篇的淡值得接着扯,所以吾老人家就勉为其难,继续往下扯。本来昨天晚上就计划写点儿的,后来阴差阳错,反倒比平时还要早就上了床。这个不是最搞笑的,最搞笑的是大瞪着眼睛从十点半一直到了凌晨一点半,无丝毫睡意。翻身起来,打开电脑,写了个 C++ 类,写完再测试一下,再做做调整,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有点倦意。)

按流行的语法,老汉当年是“被”上学的。和那些从小就一心向学聪颖早慧的神童不一样,老汉的幼年思想相当落伍,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对玩耍才有兴趣。更为令人不屑的是,经常穿上老爹的外套站在大门口咿咿呀呀地唱戏,把长长的袖筒甩来甩去。我自己其实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好像被别人说的多了,似乎想象反而成了最终的印象,磨灭不去。前面所说的“不屑”两个字,来自于老父的教诲。我曾经一度觉得,去学习唱戏也没什么不好。父亲总是语重心长地告诉我:戏子,社会地位太低了。当时的我不懂,现在的我,呵呵,没感觉。村子里和我同龄的孩子不多,就在这不多的几个里,一个最要好的伙伴还随着父母迁走了,所以只能跟着大一些的玩儿。这是个普遍现象,小孩子都愿意跟大孩子玩,哪怕吃再多的白眼,人家再不情愿,也要死乞白赖跟在人家的后头。

常带着我玩儿的那个家伙比我大一岁。天可怜见,他已经离世好几年了,据说是因为酒后开摩托,在公路上不小心被大货车亲密接触了一下,结果就此去了,结婚才一年,也没有留下后。这个家伙从小有些赖皮,我和他在一起玩的显著成就在于,我的玩具越来越少。不过在母亲眼里,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所在,而在于我的性命攸关。当时的生产队,提倡抓革命促生产,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为了菜地(我们的口头上叫作园地)和生凑出来的一小块稻田灌溉之用,把距离我家门前不远的小河给截流了。那个小闸附近聚了挺深的水,却正好是我们玩耍时经常流连的地方。母亲生怕某一天我和别人一个合不来就会被推到水里去灭了口,才毅然决然地要把我送到幼儿班。说来很有意思,当时似乎就已经有了类似入学面试这样的手续。幸好我老人家也很争气,凭借能从一准确无误地数到一百,直接就进入了大班。这是一件比较令人羡慕的事情,相比较之下,确实有些娃娃硬生生地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才能升到大班。当我后来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最让我想不通的是:幼儿班的小班和中班,到底教的是什么呢?恐怕将是我一生的疑惑了。

能数到一百是一回事,但是能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不乱跑乱动,则是另一回事。可惜的是,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我后面的这件事做得很差。主要表现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基本上是消极怠工,人在而神游,如果恰好在课间活动的时候,看到了父母或者二姐来大队大院,则总要上演一出难分难舍的人间惨剧。如果他们是来代销站买东西,结局就会好一些,为了能让我安心地待在学校而不是跟着他们回家,唇齿之间可能会得到一些奖赏。如果很不巧,只是来大队的办公室办事,那我大概就只能在泪眼中目送他们狠心地离开,同时发出哇哇的伴奏。其他小朋友异样的眼神是难免的,好在双目婆娑,看不大真切(当时还没有近视),也就不怎么在乎。待到亲人的背影已经不能再看见,也就该干嘛干嘛了。第二个阶段就比较有意思了,逃学。不知道看我的文章的各位里面有几苗人有过类似的经历,不过这个阶段的事实证明,老汉从小还是有些歪聪明的。别人逃学经常被娘老子揍得屁股发肿,老汉却大抵都安然无事(最后当然也东窗事发遭遇惨烈),这里面有个战略战术问题。我的具体做法在于,逃学归逃学,但却不能没有成果。所以那段时间的乡里乡亲经常会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观:我要么是坐在碾盘上,要么是蹲在别人家的场(场这个概念,等有时间再解释,这里只要不和物理相结合就可以了,要不然我就成了曼哈顿博士了)里,聚精会神地——写作业!作业的内容则来自于第一个阶段已经有了的些许积累,啊窝讹的汉语拼音字母。父母亲恐怕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雷同作业也着实有所郁闷,好在他们都不懂汉语拼音,无从提出切实的指责。

这个阶段持续了多长时间已经无据可考,反正确实又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大队正门的前面是一段大大的下坡路,坡下就是一座铁路桥,桥墩的上部、铁路的下面,是像电影里的小日本的碉堡一样的构造,粗粗的钢筋围成的栅栏。坐在上头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相当的惬意。直到有一天,贾红飞同学带着另一票人马沿着坡道飞奔而来。我还以为是来了盟军,相当激动,颇有井冈会师的喜悦溢上心头,哪知他们一面奔跑一面大喊:董老师让你回去!得知行藏已被敌方掌握,我顿时感到,黄金时间将一去不复返了。中午回到家,老爸和颜悦色地把我哄骗到了炕上,并让俺主动解开裤带,令臀部接受了笤帚疙瘩的疯狂洗礼。我一直认为(当然也是村里认识我的人们的共识),是老爹的这顿打,让我真正收回了飘荡在宇宙之间的心,开始走上大众心目中的正途。我也一直认为,是这一次空前的血腥镇压,扼杀了我的勇敢,给我心中留下了一种叫做畏惧的物质,直到现在,我也不是一个真正勇敢的人。

(李三火建议不要再用扯淡的名义了,可我还不知道该起个什么名字,有人帮着想想?试着回忆了一下之后的上学时光,貌似有不少可以写的,也有不少说出来会丢人的事,正在犹豫要不要春秋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