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杂想、杂谈

VirtualBox 又升级了,也不知道谁做的汉化,帮助下的那几个菜单项一直是英文,而且括号里的快捷键也不说按照惯例都改成大写,汗死。

虚拟机的 Windows 7 终于报盗版警告了,呵呵,从网上找了个破解工具来测试破解效果,靠,貌似真能搞定。我在亚马逊的 Windows 7 商品下提的问题,好几天了没人回答,难道他们也过这么长的假期?

好久好久没有用 Solaris 了,对其桌面的印象还停留在 CDE 阶段,哪曾想下载下来的 OpenSolaris 映像盘(同时也是 Live CD)加载起来一看,界面竟然用的是 GNOME。历史曾经的 GNOME 是以丑陋著称的,当然这么些年没闲着,进步已经相当快了,和 KDE 的差异不再那么明显。KDE 看着好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 QT 有关的东西,一直有种说不出的排斥感。

网上有篇文章说 GNOME 和 KDE 的竞争其实就是美国佬和欧洲佬的竞争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意思,至少 Nokia 这个欧洲大佬确实是收购了 QT,而之前我一直(现在也依然)认为,Nokia 收购 Borland 的开发部门/子公司是个非常好的选择(想想看,C++ Builder 可也曾是 Symbian 开发的可选择平台之一啊)。也许在管理风格上有问题?

Nokia 的行事有时确实高深莫测。比如说,当初收购了 CodeWarrior,后来却把这个产品停掉了,然后自己做 Carbide。现在可好,据说 Carbide 也甩给了近来才刚刚全盘接管的 Symbian。记得年初 Carbide 2.0 变成免费的时候,Nokia 颁发出的许可时间就在 10 月份左右,有人问过到期怎么办,Nokia 的回答很有技巧:我们认为在此期间会有新的版本发布。言下之意则是到时会一并颁发截止时间更为久远的新的许可。然而,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 Carbide 有什么骄人的进展。对我个人来说,反倒是从 2.0.2 降级到了 2.0.0,原因是新的版本不能与我的 E66 进行联机设备调试。要说 Nokia 当初收购 CodeWarrior 是看中了原公司的跨平台研发实力的话,这只能更加令人迷惑。因为现实是,FreeScale 公司还在一直研发/销售除 Symbian 平台之外的其他平台上的 CodeWarrior,而且我刚刚到 FreeScale 的主页上去看介绍,也并没有任何信息表明它是 Nokia 的子公司。这充分说明 Nokia 当初仅仅是购买了 CodeWarrior for Symbian OS 这个单一产品而已。更令人惊讶的是,Nokia 在收购之后并没有充分利用 CodeWarrior 资源,在构建设备应用时,开发者要么采用代码效率低下的 GCCE,要么采用昂贵的 RVCT,并不能使用 CodeWarrior 的编译器。CodeWarrior 唯一的用武之地看起来只是在 Carbide 中,作为 WINSCW 的编译器而存在。

再远一步地说和微软之间的关系。Carbide 有一个版本叫做 Carbide.vs,很多人对这个产品寄予希望。这个产品的优势在于,它能够吸引那些长期以 Visual Studio 作为开发环境的程序员,在不改变其工作习惯的情况下让他们能够进行 Symbian 平台上的开发。结果这个产品本身的进展缓慢,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能够推出可以应用于 VS2008 的版本,导致目前使用它来做开发的人员在我的可视范围内几乎没有。官方的理由似乎是 Visual Studio 2008 对其插件接口作了很大的修改,导致 Carbide.vs 难以为继。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理由,看一看那个小公司(名字叫做“整个西红柿”)出品的 Visual Assist X 就知道了。我另外还有一个想法(也是希望,虽然相当渺茫),VS2008 由于本身就支持 Windows Mobile 开发,因此其编译器肯定可以生成 ARM 指令集的目标代码,Nokia 完全可以开发新的 WINS 构建目标,使用新的 PETRAN 工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