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森林

手头上高阳的书看了个差不多,其实可以说已经看完了,唯一没有看完的一部《清朝皇帝正说》,虽说挺厚,却不能算是我的兴趣所在了,里面的考据、研究、揣测等等,不像小说,更像是论文。

于是从书柜里乱翻。先是复习了一下周辛南翻译的《一发千钧》,赖唐诺和柯白莎的故事,依然百转千回跌宕起伏。不经意看到了扉页上的签名,应该是购于大学年代。对作者贾德诺好奇心顿起,到网上查阅他的资料,发现是《梅森探案集》的作者。《梅森探案集》享誉甚隆,可有意思的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是却是《妙探奇案系列》。《一发千钧》正是其中一部,这个名字可能和通常的译名不太一致。连作者的名字在大陆也通常译为加德纳。周辛南其人我没有查,但翻译绝妙;从行文上感觉是台湾人,所以翻译上出现的偏差不算稀奇。

继《一发千钧》的则是一本尘封多年的书,名字叫《挪威的森林》。它被尘封的原因与《红楼梦》之前的遭遇庶几相同,当初是看不下去的,一打开就有无限的抑郁扑面而来,简直如洪流奔泻,挡都挡不住。也许岁月真的拓展了心理承受墙的宽度吧,这次竟然看进去了,竟然看完了。

《森林》一书直接于人生的感想,老汉就不多说了。有一点与社会相关的东西,值得思考。绿子和渡边常常去看色情电影,从书中看简直没有什么法律约束,而且限制级别也应该算是很高的。可是日本仍然是文明社会,要是这种情况出现在中国,我想不知道有多少道学家会自挂东南枝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