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1、周五晚和李伟老师以及其他若干人等共进晚餐。饭后百步走,这一走就从雍和宫走到了西直门。

2、周六来加班,午后信步到了近在咫尺的地坛书市,门票五元。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卖的书,了无新意,和若干年前一样,仍然在啃死人的骨肉。《康熙字典》、二十五史、四大名著,不同的出版社、不同的开本、不同的封面、不同的批注、不同的校订,林林总总的版本。在一个每本两元的地方收了两本画册和一本《好逑传》,一本《颐和园长廊绘画故事》,八块收了一本品相很好的《第二次握手》(可惜得很,回去就被兜太郎给祸害了)。看到一批年少时阅读过的老版本书籍:《拍案惊奇》、《李自成》、《大刀记》、《红岩》等等,那些封面,引起回忆一串串(少年老汉系列看来该更新了)。

3、周日大风,何老师在地坛书市给老汉打电话,盛情邀请。据说人已经不怎么很多了。

4、前阵子和小老弟夜谈,看了他的一篇散文诗(定位可能不一定准确);今日一时高兴,有感而写下如下文字,送给合适的人:曾经青春芳华,也难以阻挡岁月的侵衰;你被盲目遮挡了双眼,却痴痴地认为,那是真爱

5、中午又吃撑了,相当汗。最近腹部逐渐隆起若身怀六甲,每每被兜妈取笑,奈何奈何,见到食物就意志不坚,需要改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