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兜太郎两岁生日前

忘了是昨天还是前天,收到 12580 的生活播报,顺便看了一眼内容。这在我来说是比较少的动作,也许是休息日的原因,平常一般直接就删除了。里面提到了光棍节,顿时意识到,家里这个蹦蹦跳跳的小家伙,就要两岁整了。如果说现在他做自我介绍时的偶尔说一岁偶尔说两岁还是可以接受的“误差”的话,那么,很快就不再成立了,妈妈必须要仔细地纠正“是两岁”而不是一岁。

兜太郎的生日,正好是光棍节之后的第一天。这也许意味着,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光棍堆里,率先“脱贫致富”的一拨人之一。我相信他有这个潜力,因为在小区里,他总是能吸引绝大部分老太太的慈爱关怀,顺便可以享一些额外的口福。老太太尽管老,可多多少少也说明了兜小子的异性缘啊。和某位小姑娘的想象不一样,我老人家不是个称职的兜爸,兜兜这么长时间的健康快乐的成长,几乎完全得益于兜妈和姥姥的照顾呵护。尤其是姥姥,兜兜稍有些大事小情就警觉得能把浑身的汗毛竖起来,追着兜妈做这做那,直到她觉得满意、万无一失或者尽心尽力了为止。兜爸相比之下,干的活儿就少得可怜,偶尔有的父子交流,就是我黑下脸来,让兜兜把东西放好、不要调皮捣蛋等等,所以兜兜现在对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要爸爸。

可惜他总是要失望的。爸爸和妈妈是人的一生里最最不能由着自己选择的东西了,一旦关联上,就再也脱不开。我很怕到了周四那天,又有什么非处理不可的事情,所以,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事先写下来,向我的兜儿子表示真诚的祝福,希望他的每一天过的开开心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