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看代码看得头痛,索性写写,换个折磨大脑的方式。

周五,晚上原本有大规模的活动,可惜大规模中的中大规模人群又有了别的安排,就苦了老汉这样计划性太强的人。只好小火锅,图得是个近。兜小子的纸板书到了,所以还得拎着。两个人,时间倒是磨蹭的挺晚了,可没喝多少,光扯淡了。要不是饭店里值班的小伙子说下班,还能接着扯。中间妹子来了个友情电话,友情询问下酒况,可能较比意外。

昨天挺冷,大风。由于前一天收到重要的会议邀请,所以只能来公司加班开会。十点钟会议应该开始的时候,巨头还都没到,下来又弄了一小会儿新装的 Ubuntu。然后,开了五六个小时的会,从上地城铁站出来,是三点半。寒风扑面而来,老汉硬着头皮走到了运通的公交车站,放眼望去一辆 119 也没有,只好再硬着头皮,走回去了。屋子里也感觉到了寒意,尽管兜兜穿得厚厚的,活蹦乱跳,我还是把地暖打开了。

困意被风吹没了,只好看书,看着看着才想起来,这天的时间原本是要把笔记本上的 Vista 转成虚拟机,然后重新安装 Windows 7 的。记得 Fusion 有个远程转换,试了试,两个小时后告诉我发生了系统错误。没细看,100GB 的东西,就我那个老牛一般的无线路由器,得喘死。到 Vista 下把 Fusion 的远程转换客户端卸了,装上了 vCenter 的转换器,半夜一点的时候顺利转成。今晚的工作就是,看看转成的虚拟机能不能被 Fusion 成功加载起来,能的话,就往笔记本上干干净净地安装 Windows 7 了,希望老天保佑。

Ubuntu 下 eclipse 成功安装,安装 ADT 的时候出了问题,死活装不上,连配上去的 site 都动不了,disable 也没效果,remove 也没效果,不知道是为什么。

网秦通讯管家 3.0 公开发布了 Beta 版,里面有个功能是在通讯记录里显示对方的号码归属地,和我之前的 Windows Mobile 上的 DMK 里的方式如出一辙,有点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