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 啊 TB

中心组织的 Team Building 活动,原本上礼拜或者上上礼拜就要 Bju 的(这个发音和兜太郎用手比划着向我瞄准打枪一模一样),因为各种原因就拖到了昨儿个。天气太冷,也就没再去弄什么真人 CS,维持了先吃后嚎的传统作风。

来了新公司(时间也不短了),身边一大批高学历的人才,腾架着老汉也开始满嘴洋文了,唉,失败。Team Building 的意思就是,团队建设。原来我是老看不上这种中英文混着说话的鸟人了的,现在可好,同流合污了,以后要逐步改掉。

吃饭的地方距离公司不远,可是上菜的速度不敢恭维,倒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做好派人送来的。主食的种类少得可怜,连蛋炒饭和扬州炒饭都没有,只有酱油炒饭。结果点了一份儿之后,等了一个小时还上不来。别的桌等不及都撤了,朱 MM 也结帐走了。剩下几个兄弟凑在一桌上,我老人家突然想喝点酒。结果还要让我掏钱,靠,老子一下就怒了。后面的事就解决了,送了两瓶纯生,啥牌子忘了,据说是十五一瓶,在那儿可能算是好点的了。咱也就见好就收了。

二十大几个人在饭店边上的俱乐部里嚎歌,老汉前两天刚嚎完一次,这次就是应景了。人多,所以麦霸也多,而且和老汉同属于嚎放派的也不在少数,所以中间俺就出去透透气啥的。小老弟也跟了出来,顺便说另一头的一个房间里还有一拨熟人,也是 TB,哈哈,兴冲冲跑去拜会。后来发现这个小房间的环境好点,就回去拿外套,结果一回去就傻眼了,里面黑咕隆冬,一个人也没了。找服务生一问,说是人都撤了,该拿的东西也都拿走了。当下就汗了,电话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只好让小老弟帮忙,联系到已经开车在路上狂奔的朱 MM 同学,才知道俺的外套尽管没丢,却也已经不在这儿了,被好心人拿回家去了……

死了心了,单衬衫就单衬衫,回去接着嚎。一两点来钟的时候,小老弟高了,开睡。我们其他的人开等。四点钟的时候,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摸了一棵烟抽,我狂汗。看看能挪步了,一行人到大街上打车,各奔回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