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一、一不小心十一月份就溜走了,本来计划在十一月内做的一个总结,拖到了十二月份。我翻看了一下之前的日志,发现十一月份对我来说,好像总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令我记忆深刻的月份。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上旬,老汉的 PC 上主板和 CPU 一起香消玉殒;
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中旬,老汉的三星 SATA 硬盘完蛋,大部分数据丢失,少量有备份;
二零零八年的十一月下旬,老汉的主硬盘完蛋,几乎所有数据丢失,包括兜太郎的一岁中的几乎所有影像;
二零零九年的十一月中旬,保存备份数据的移动硬盘发生故障,好在有多份备份在他处;
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兜太郎石破天惊降临;
二零零九年的十一月,老汉凌晨四点穿单衣回家……

二、兜太郎最近的说话技术越来越娴熟,能把三字经念到“名俱扬”了。而且,极有可能接替他老子“古往今来篡改唐诗宋词第一高手”的地位,试举两例如下:

1、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鞋
2、土豆生南国,春来发几只

三、地坛庙会上的斩获全部过了一遍。最后一本是《好逑传》,写俊男铁中玉和美女水冰心的传奇故事,看得我那个着急啊。鲁迅先生和歌德好像都看过,而且有不错的评价。还有一本《第二次握手》,文革中的手抄本禁书(和《少女之心》的类型完全不同哦),原来有一本,但是品相已经不太好了,这次在地坛淘到的可以算是一个善本,装帧基本完整,折页也不多,可惜的是,拿回去还不打一天,兜小子就把封面的下头用牙撕去了一块,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